城管制度之弊反思:城管小贩都是制度受害者

2013-08-13 09:10:28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点击:
      ●北京练摊事件:9岁女孩遭遇城管执法 ●南京城管赵阳:城管与小贩都是制度的受害者 ●武汉城管革命:没能解决城管执法权限和身份合法性问题 ●学者唐钧评论:城市管理必须变“行政执法”为“服务”

      这个夏天,躁动的热浪再度将“城管与摊贩矛盾”这个老问题推向高潮。

      5月底,延安城管被举报在执法期间殴打一名青年,一名城管人员甚至用脚踩踏青年头部;7月17日,湖南瓜农邓正加在与城管冲突中死亡;7月25日,北京男子陪9岁女儿街头“练摊”遭城管围殴;同日,北大毕业生小夏因用手机拍摄南京市南湖街道城管拆违,被强行拖上城管执法车; 8月3日,武汉小贩“诈死”抹黑城管……

      城管部门自上世纪90年代陆续成立以来,城管执法人员与摊贩、市民的冲突从未间断。

      今年,湖北武汉掀起一场“城管革命”,城管局“升格”为城管委,权力归并与下放,试图拆解这一困扰城市管理多年的难题。然而,应对“管贩”矛盾,并不是对城管执法人员严加管理就能解决的。如何在城市面貌与小贩生存之间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

      被称为“城管深喉”的南京市城管队员赵阳认为,城管与小贩都是制度的受害者,并提出立法明确小贩“摆摊权”、明确市长是城管第一责任人等“对城管改革的五大建议”。

      武汉今年3月起施行《武汉市城市综合管理条例》,并在机制上做出探索创新,但因为城管执法权限和身份合法性的根本问题仍未能在全国法律的层面得到解决而收效不如预期。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城管与生俱来存在三大缺陷:没有条条领导,没有法律依据,没有服务职责。要使中国的城管走出困境,必须变“城市管理行政执法”为“城市管理服务”,弥补上述“三无”缺陷,来个彻头彻尾的根本改革才行。

      “男子携女儿练摊被城管围殴”?两个版本,各执一词 黑色的亲历:一个9岁女孩遭遇城管执法

      9岁的伊伊(化名)愤怒地踩着脚下的矿泉水瓶,直到踩得扁扁的,并一脚踢到了远处。“这就是城管,我要踩死他们,踢得远远的。”而就在伊伊和爸爸摊位的不远处,一张写着“城管叔叔多支持”的纸片还躺在原地。

      7月25日晚,伊伊的暑期实践因为和城管爆发冲突而戛然而止。

      至今,伊伊仍然不愿意和爸爸田予冬回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提起来,我心里就很难受。”在行人拍摄的并不清晰的画面中,可以清晰地听到伊伊在一片混乱中哭喊的尖叫声。

      一个9岁的孩子为什么会和城管执法人员发生冲突?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城管叔叔多支持,谢谢!”

      伊伊的父亲田予冬曾在多家财经媒体任职,现任某书画杂志社的副社长,是个典型的媒体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见到他时,他右肩背着单肩包,左肩挂着单反相机。

上一篇:北京城管限期楼顶别墅15日内拆除 否则强拆
下一篇:部分干部职务消费挥金如土 或1人当官全家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