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墙的过去时光

2013-09-11 18:28:52   来源:台儿庄古城   点击:
      有一段时间,为了生活我曾穿梭于台儿庄小城的大街小巷,进出于每个店铺,也留恋于那些老旧的建筑,与墙跟吸旱烟的老人聊小城的古往今来、洋街陋巷;听早点铺的老板唱卖“油条——辣 汤——”;蹲在做针线活的老大娘身旁,看她在粗布上绣出飞禽走 兽、曹刘关张。小孩子手上五色的风车,美丽女子头顶鲜艳的发饰, 粗犷男人肩头的柳编木器……那一街的活色生香,人生繁忙,常常令我温暖而感动。
      在那日晚热闹的小街尽头,有一处永远安静的小院,那儿的安静是因为人们经过它时,会不由自主地轻脚步,降低声调,好像是怕惊扰了一位少睡的老人的小憩。那个小院的大门门楣上写着“青 真古寺”。不管信不信佛,人人心中都有佛的存在,所以每个人在寺庙跟前都是安静而敬仰的。可是人们对台儿庄清真寺的敬仰,不仅是为 了对一种宗教的礼敬,还有对湮灭在那场战争里无数英灵的缅怀。
      1938年发生在鲁南苏北的一场恶战,让台儿庄这座小城血流成 河,也名扬天下。一场战争,一切烟飞灰灭,惟一留下了的只有记忆,这记忆更多的是疼痛。 台儿庄的清真寺,便是这疼痛记忆里带血的一章。 回望历史,目光所及之处总是那样斑驳陆离,美丽的和丑陋的,正义的和邪恶的,深藏的和遗失的。 所有这些美丽和丑陋,正义和邪恶,深藏和遗失,落在书页上都是一样的苍白,甚或无力。 有人说他在纸页上听到了枪炮声,听到死亡和恐惧的声音。
      只要能感同身受,或许一切都可听见,可是,我们远离战场,远 离过去,又怎么可能感同身受?战争的惨烈,血与火的交织,人 性的伟大与泯灭是那几页纸可以记载的吗?平面的东西永远还原 不尽历史的沧桑,只有设身处地才能领会那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常常,我们的目光经过,心未必停留,因为身边还有更多的事需 要我们留心。面对遗失的东西,我们已经习惯了遗忘。
      战争永远是罪恶的,不管你以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战 争只有一个同义词,叫毁灭。我们今天可能无法全然理解生灵涂 炭这四个字,因为战争离我们太久远了,远到一提到毁灭和死亡 总是一脸的淡漠。可是,当你走进清真寺,面对那株被炮火燃烧 过的柏树,抚摸墙上那累累弹孔,会是什么心情?你会不会想起《血 战台儿庄》电影里,中国军队司令官孙连仲对艰苦守城的三十一 师师长池峰城下的死命令:“士兵打完了,军官填进去,军官填 完了,你就填进去,你填完了,我就填进去!一步也不许后退!” 为了坚决抗敌,他还下令炸毁唯一一条退路——运河南浮桥,背 水决战。这就是战争,残酷悲壮,义无反顾。士兵用城墙一样坚 硬的身躯挡住枪炮,用生命拼下一场胜利,一场胜利改变一段历 史也铸就一段历史。
      清真寺见证了一切,也记录了一切,它见证了侵略者的疯狂 和狰狞,见证了战争的恐怖和罪恶,也见证了英雄的英勇和牺牲。  
      七十多年过去了,台儿庄古城和清真寺复建一新,但弹痕累 累的砖墙依然保留。城市的美好要追回,曾经的伤痕不能抹去, 他们的同时存在,是在时时提醒我们学会珍惜。

上一篇:古城的水街
下一篇:漫步步云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