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游台儿庄古城

2013-01-12 11:37:18   来源:枣庄网整理   点击:
      晚上七点走进羊汤馆前,天还是大亮。吃辣子鸡、喝羊汤、喝白酒,在空调房里仍然吃喝的满头大汗。大暑天,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人都热的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古城也是,大白天烈日当头,晒得身心都焦灼不安。猛烈的出了一身汗以后,仿佛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走出羊汤馆已经快十点了,古城的夜晚也是热闹的。我已经有几许微醺酒意,穿行在人影杂沓、灯火辉煌的街道,有种恍惚若梦的感觉。游人如织好像皮影戏很不真切的在眼前晃动,千里走单骑酒吧传来战鼓般轰隆的摇滚乐音在耳边喧嚣。等晃晃悠悠过了至尊桥,再穿行到月河街,那儿灯少人稀,一条弯曲如蛇行的巷道笼罩在深浓的夜色中,只有几盏鲜艳的红灯笼点缀其间,越发显得静谧和深沉。我仿佛一跤跌进这个深不可测的旧时代氛围里,有点“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越往深处走,越不见生人,而两旁一路相随的铜雕像都鲜活起来。

      保寿堂前的老中医很认真的把把我的脉,沉吟片刻说道:“心思太重,影响气血两虚,要学会放下。”胡家大院旁那两个对弈的老头,一个戴圆顶小帽低头苦苦思索,举棋不定。对面那个老头两手盘在胸前,一脸藐视的斜睨着对方,胜局在握的样子。我过去摸摸他的光头,对他说:“棋局如世事,变化莫测啊。”

      夜凉如水,穿街走巷,静静流淌。青石路在我的脚下颠簸不平,那隐约的战鼓声还在耳边,但已经越离越远、越离越远。战与不战,既是历史也是现实,但让我此刻全抛在脑后吧。日夜游荡在酒文化博物馆的李白举起酒杯,正热情邀我“将进酒,杯莫停。”我拉着他一路漫游到郁家码头捞月亮。而月亮早在两千年前就让这个“糊涂的酒仙”捞走了,徒留河上的月光,温润着这静夜的一隅。此时无声胜有声,我和诗人都流泪了。

      据说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台儿庄,就是从这个码头上的岸。皇朝的盛世辉煌已经过去了,一岸渔火的百姓生活仍在继续。我看着对岸那边起重机伸出它长长的臂膀,像个坚强的巨人沉睡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夜太深了,我们都看不清楚彼此也看不见未来,但等明天醒来,我们还会相识吗?

      战鼓还在记忆里咚咚作响,跟着心跳的节拍几乎响了一整夜。隔天醒来还感觉宿醉,我躺在床上起不来,看见我住的台城客栈虚掩的窗帘外露出一角鱼肚白天色,树梢上站着一只不知名的小鸟,身姿轻盈、晃头晃脑的跟我道声“早上好”。

上一篇:运河钟声
下一篇:台儿庄小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