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第一庄

2013-03-08 16:32:43   来源:台儿庄网   点击:
       江南不在江南。
      江南是一种山水招魂,失意骚客诗文寄托。
      江南,模糊的大写意,如同婉约的北方女清照词人写的出、自己的江南。
    台儿庄有江南,“小苏州(《峄县志》)”之誉明已有之。泇运河“商贾迤逦,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 “指东南以下吴越,望西北而上京都。”“跨漕渠,当南北孔道,商旅所萃,居民饶给……国朝高宗赐为‘天下第一庄’”。
      “连冈似吴越,层岭接青齐。”台庄 模糊了南方、北方分野。“集南北之气韵,会东西之精英。”她把刚健质朴、清丽婉约灵动地不可思议地和谐起来。这是一幅 “漫长的陈述句子,写得悲壮、雄丽,笔迹还未干呢?”于是贺敬之“便作故乡非他乡”了。
      调和风雨,抖落《花间集》的脂粉,白了墙,红了花,绿了叶,碾压地粉面含春,娇俏妩媚。幸好还有青砖,还有碧瓦作为水的骨,不至于柔弱地像水中的荇草。水草泛动《诗经》的“与子同舟”,那是水乡的喜悦。鱼儿是喜悦的旗帜。
      喧闹裹于河泥。矫饰和泥入水,做作的随风化雨。燥热退去。铅华沉淀。梦中的风雨,诗的古渡口,曲的迸发处。扑棱棱飞出的是清癯的宋词,肥腴的唐诗,雨中的荷叶像瘦金体,倒有些残山剩水的意象。
      夜风徐馀、细雨飘零。苦吟的诗人,还未曾得一句,怎肯离去。纵然美人侧畔,红袖添香,又怎能释怀?
      台庄驿站应无眠。灯昏风急雨濛濛。青莹莹的灯光照见划坏墙壁无数。诗入目三分。凌乱动人。触动文思山倾海泄,只管写来,没有好坏。
      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的雨夜了。啜苦苦地茶,有腥臊的土味亦好,舌苔的味蕾早已面目可憎不辨香臭,有了语法通感的症结。茶雾升腾,做片刻的仙客也好。真想买一条小船结就新亭。
      屋檐雨水滴沥,一直在滴。枕着入睡的雨声击打石阶,次第撞下来,义无反顾地粉身碎骨,又如反复砧打的《苦雨词》:紧一番,慢一番,细一番,大一番,刮得人耳朵里害怕,心儿里愁绪如麻,把个活动动的人儿,都困做了笼中之鸟……
      庄子面对破壁漏雨的泥眼有何感想?旷达是对雨之牢笼无法脱略形状的无奈?是对萧萧暮雨洒江天的“把栏杆拍遍”?苦欲男女,纵使千手观音分身亿万处,终究有不到之处。青铜石质凝固的笑容——最美丽的神仙也有些倦容,在我看来,总有些勉强。
      疏狂的书生有着文人“香草美人”的情结,希望着美丽的艳遇,走过夜的眼——七十二座桥,吻着夜的精灵湲湲的流水,走向不远处涌动着的青黑布练,一如风雨骄纵大泽,水意沛然风骨犹劲,再也走不出,不知何处是故乡;所到之处皆水乡——况且还没有梅子熟时日日蝉燥的溽热。

上一篇:桨声灯影台儿庄
下一篇:台儿庄 好一位东方美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