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京工薪阶层的买房记:2万1平住不起顺义了

2013-04-26 15:36:47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点击:
      一套房子粉碎多少梦
      沦陷在政策变幻里
      (受访者:高伟,31岁,工厂职工)
      我是北京人,纯正的老北京人,老辈儿是八旗子弟,现在家里还有家谱。我的童年是在东直门簋街的四合院里度过的,那时候我们都觉得,二环外就不叫北京了,谁能想到,我现在不仅住到了顺义,甚至连顺义也要住不起了。
      说起房子的事儿,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都是让变幻莫测的政策给闹的。
      2003年,我们家那片搞危房改造,政府贴了一张告示,很快就把一整片四合院给拆了,原地建起了楼房。那时候的拆迁不像现在补偿这么疯狂,要将以前我们一家三口住的那间小平房,换成一套70平方米的楼房,还有25万元的缺口。我爸做生意半辈子攒了10万元,但父母年纪大,都没法从银行贷款,我刚刚参加工作两年,也没有那么多积蓄,家里就用我的公积金办了贷款,一共从银行贷了15万元。这也是我第一次贷款。那时候邻居们都是这么办的,以孩子的名义贷款,银行才给批。
      到了2008年,我爸老感觉不舒服,去医院一瞧,突然查出来有胃癌,还是晚期。父母的积蓄已经花在了还贷款上,看病需要一大笔钱,谁都知道癌症治疗是个无底洞,也不能开口跟人家借,家里商量了一下,只能卖房。那时候东直门的房价还刚刚过2万元,我们家70多平方米的房,卖了160万元。拿到这笔钱,先跑去医院给我爸交住院费,手术、化疗,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元,光是他临走那一天的抢救,就花了2万多元。那时候,老人还没有用卡的习惯,都是带着鼓鼓一包现金去医院交钱,递到收费窗口里,看着点钞机哗哗地数钱,心里跟刀割一样。我爸下海做生意前在煤矿下井,也有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但一旦摊上癌症,这些所谓的保险就基本失灵了。好药不在报销范围之内,能报销的都是效果不好的药,虽然我们也知道即便好药也不能救他的命,只是缓解一下痛苦而已,可是,做儿女的,有哪个能忍心看着父母忍受非人的疼痛。
      半年以后,我爸就走了。临走前,他不放心的就是我妈。他嘱咐我,不能让我妈一个人老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快点拿剩下的钱去买套小房子。那时候,钱还剩下140万元,我拿出90万元,在望京给我妈买了套50平方米的小房子,用来养老。另外的50万元,给我买婚房用。
      我媳妇是顺义农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积蓄。2009年结婚前,我拿着50万元想买婚房,在市里看了一圈,买不起,就是咬牙买了,还贷款也还不起。我在亦庄的工厂上班,一个月四五千元,我媳妇在机场航站楼当餐饮服务员,一个月也就3000元。我俩合计着,一个月还贷款不能超过2000元。后来想,干脆买到顺义得了。也就是我现在住的这套房。当然它已经不属于我了,这是后话。当时买这房子的时候,顺义还没通地铁,单价不到1万元,84平方米的两居室,才74万元。我付了50万元的首付,因为曾经用公积金贷过款,这次算二套房,只能用商贷。我向银行贷了24万元,每个月还1000多元的房贷,也不影响生活质量。
      故事的转折点出现在去年冬天,我老婆怀孕了。我们现在住的这房子在六楼,没有电梯,想着将来老人过来带孩子,爬楼很不方便,我们就想着换套低层或者带电梯的房子。我也知道不可能换什么大房子,不可能住进高档社区,所以,就在这附近同等的小区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房价真高。其实,在过去的这几年中,我根本没有关心过什么房价涨跌,反正自己有房子住着,又不是炒房投资,涨不涨与我关系不大。就今年春节的时候,跟朋友一块喝酒,才听说最近房子涨得有些离谱。
      3月中旬,我找到中介,把房子挂到网上。每天都有好几拨人来看,第三天就卖出去了。反正我也着急买房,所以开价不高,最后140万元成交。按照我和媳妇的计划,从3月开始操作换房,到6月份她的预产期之前,怎么也能把新家归置妥当了。还完银行那20来万元的贷款,手里还剩下120万元,我盘算着买个160万左右的房子,贷款40万元,每个月也就还2000块钱。
    3月25日过户那天是个周一,我跟买方还有经纪人一起去办手续。排号等待的时候,闲着没事儿,就跟经纪人瞎聊,说起我以前换房子的经历。说着,说着,经纪人的脸就白了,嘴巴张得老大,直愣愣地看着我。呆了半晌,她一拍大腿,说:“你这样的,贷不了款啊!”

上一篇:地震引发法律问题:买卖的房屋,毁损风险由谁承担?
下一篇:没有城市户口的花费:孩子上学最少多花6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