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我梦中的古城

2012-08-01 11:50:56   来源:齐鲁晚报   点击:
    \
     
      从现实到梦想的距离,只有大小两个旅行箱,还有四五个钟头的车程。于是我来到台儿庄———我梦中的古城。

      这段路说远不远,但充满了许多曲折,仿佛命运安排,使得我更加义无反顾。我会再来,说了好几次了。过去每次离开,我总是对亲友这么说。其实心里意愿不高,如果不是奶奶还在,估计都不打算再来了。果然距离上一次告别,有四五年的时间,朋友老问我什么时候过来玩?说现在台儿庄很不一样,整个古城都要重建起来。我完全没有古城的概念,古城跟我也没有相关性;再说奶奶都过世好多年了。我其实也不那么喜欢台儿庄,它既不像文明城市那么时尚鲜亮,也不像偏僻乡间那么纯粹安宁,它在两者之间不痛不痒存在着,然后被绝尘而去的进步和繁荣搞得蓬头垢面。我去干吗呢?已经没有探亲的理由,更没有旅游的欲望。

      我还是回去了,一边到郁家墓园给奶奶上坟,一边带着过客的心理游赏了一下古城。是的,台儿庄真的很不一样了,能感觉到一股很踏实的生命力在蠢蠢欲动,让你对这个地方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和向往。

      古城的建设也超过我的想象,当天色已逐渐翻黑,璀璨的灯光把古城点缀得更加不似在人间,好像置身其中,连一个普通人都有一种异于平常的光彩。特别是听古城的朋友转述了郁家曾有的辉煌历史,还穿过当时第二期工程正紧密加工的建筑区,很艰难地爬上爬下踩着泥地去看郁家码头。那个时候我对台儿庄、对古城就有完全不同的想法了。好像在风里飘泊惯的人,忽然有了依归,感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怂恿你赶快落地为安。

      回去后我就仿佛若梦了。朋友问我还来吗?我还来,还得让我父亲来。这是他的故乡。古城的重建让我感觉如此强烈,对他而言,一定更加别具意义。

      不只会再来,甚至回老家生活的念头是如此迫不及待,要先把苏州的工作辞了,还要在台儿庄预备个落脚的地方。这样的决心并不容易,我其实经常是瞻前顾后的人,但我每次的行动都让人惊心动魄。

      想到自己一生鲁莽行事,明明身单力薄,却妄想要跟世俗对抗,于是一路颠簸。常常戏言自己落得年老色衰又没有依靠,有时心里难免有些悲哀,好像离开台湾这几年,人生就开始走下坡了。本来只想求安稳,等到连这个都不可得时,却又始终振作不起来。我以为就这样了,做一份自己不喜欢又没有发挥余地的工作,直到油耗灯枯。就像台儿庄之前给我的感觉一样,也许当时的台儿庄人对自己世代居住的地方,既不喜欢又走不开,但也习惯了一切,也许直到世界末日。

      没料到古城的重建就好像“平地一声雷”,这个据说明末清初“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的繁荣古城,经过时代变迁,又经过战火摧毁,仿佛一头睡了好几百年的狮子,几乎再也没有翻身余地,就这么重新惊醒过来,咆哮两声,再伸展一下腿脚,又将以王者之姿,再现“天下第一庄”的盛名和辉煌。甚至惊动了在台湾外省第二代也差不多奄奄一息的我,被广袤古城重建带来的无限希望和商机,和对郁氏家族曾有辉煌历史的骄傲和使命感,冲击得我也跟着精神抖擞起来,于是我毫不犹豫来了,一场寻根和扎根的旅程已经开始。

      因为出离人生规划,又来得突然,人真的来了,还恍然如梦。其实连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跟我说,对于古城的重建也好像做梦一样。太快了,包括拆迁和重建。一般都说破坏容易,建设难,古城重建的速度也让人有李白大梦的感觉。几天不见就展现惊人的改变,仿佛它是鲜活的,有历史的姿态,有时代的意义,还有更多人生命和生活的延续。

      是的,我的古城,也是我的梦。我走进梦里,而梦还刚刚开始。

    (作者郁馥馨,台湾中兴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台湾日报副刊编辑策划、生活版主编。台盐公司工关会管理员、盐光杂志主编,联合报家庭版专栏作家。小说作品入选台湾年度短篇小说选集)

上一篇:寻古溯源话“台儿庄”
下一篇:黎墟村--一个古老的小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