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铁道游击队史略(三)

2013-01-11 16:54:14   来源:枣庄党史网   点击:
      为重振“飞虎队”雄威,从1941年夏开始,铁道队对敌人再一次掀起攻势。6月,鲁南铁道大队联合微湖大队、运河支队,向驻守微山岛的阎成田部一个营发起攻击,经一夜激战,攻克微山岛,全歼该岛守敌200余人,缴获步枪200多支、机枪4挺、手炮2门、伪军军装数箱及其他战利品一宗。7月,铁道队一中队长徐广田与临城火车站地下党员徐广友乘敌不备,各从临城站开出一辆机车,在临城南的七孔桥处两车相撞,报废车头两个、车箱30节、铁桥一座。日军刚把铁路修好通车,铁道队又连续截击敌人货车,获白糖数吨,茶叶3000余斤。有一次铁道队还于白天乘隙进入临城火车站,击毙两名监督修水塔的日军。正当敌人被搞得焦头烂额,连遭上司训斥的时候,铁道队又把矛头直指日军头目高岗。高岗自接替黑木任临城站长后,深居筒出,行动诡秘狡诈,要想消灭他除非深入虎穴,去端他的老窝。但是,临城站戒备森严,伪军特务队和阎成田部的另外两个营部都驻在车站旁边的古并村,一有动静,他们马上便可包围临城站。为做到万无一失,铁道队先后两次派人化装侦察,对站内警卫及高岗活动规律和办公地点都了如指掌后,组织了4个战斗小组,有的装做工人,有的扮成伪军,乘夜潜入车站,摸掉了日军两个外围警卫后,直扑高岗办公室。高岗和他的卫兵石川见状不对,还没摸到手枪,便被刘金山“啪、啪”两枪送回了东洋老家,其他队员迅速取走了房间内的全部武器弹药。整个战斗不到10分钟就结束了,铁道队除击毙高岗和石川外,还缴获步枪30余支、机枪两挺、手枪3支、子弹数千发,而铁道队员却无一伤亡。更令人叫绝的是,队员曹德清和李云生在撤退时把化装戴的两顶伪军帽子故意扔在铁路上。第二天从济南来了一个日军少将,勘察现场时发现了两顶伪军帽子,内有阎成田团的番号,随即收缴了阎团全部枪支,并把阎成田等几个主要伪军头目绑赴济南枪毙,阎团的部下也被押到东北出苦力去了。高岗被击毙后,那些干过坏事的伪乡保长们个个如惊弓之鸟。他们想:高岗住在那么保险的地方都被杀了,他们的炮楼、围子还能挡住来无影去无踪的飞虎队吗?于是他们便主动向铁道队坦白认罪,表示痛改前非。铁道队在微湖东岸的局面逐渐好转,队伍不断扩大。经鲁南军区批准,铁道队用缴获的枪支组建了长枪队,军区派政治部保卫干事赵宝凯任队长兼指导员,调五团三营排长赵永良任副队长。此后铁道队相继在其他中队也配备了指导员,使党员的基层组织进一步加强和完善。
      1941年冬,鲁南军区被服厂突遭敌人袭击,做棉衣的布料和棉花被洗劫一空。严冬已到,山区部队上至司令下到战士都还穿着过夏的衣服。铁道队了解到这一情形后,决定搞一次敌人的布车,支援山区部队。不几天,铁道队便获悉日军由青岛开往上海的某次客车上,尾部两节闷罐车厢内装有布匹,但火车经过铁道队伏击区的时间是白天,不便动手。于是他们就说服沙沟站副站长张允骥(铁道队地下情报员),让他事先到滕县站把车弄坏,敌人将车修好时已到夜间。当客车开出临城站时,张允骥爬上零担车厢顶,待列车运行到姬庄西面的转弯处,便拔掉风管和销子,使两节布车厢停在了沙沟南面的塘湖附近。早就埋伏在那里的铁道队勇士飞身登上车厢卸布,临时发动来的近千名群众车拉肩扛,把布匹送往湖边,微湖大队长张新华和湖区区长黄克俭已组织了上百条船在那里接应运往微山岛。两个小时后,忽然从南面开来一辆满载日本兵的巡道车,还没等敌人靠近,负责警戒的铁道队员便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开火,时值天降大雾,敌人但闻人声吵杂,火力强大,以为碰上了八路军主力部队,不敢贸然前进。铁道队见情况紧急,便将没卸完的布匹连同车厢一起付之一炬;待我运布群众走远后,敌人才赶到车厢跟前,看到附近大片的耕地被踏平时,更相信是主力部队所为,不敢追赶,只朝我撤退方向放了一阵空枪便回去了。这次共缴获洋布1200余匹,日军军服800余套,毛毯、药品一宗。鲁南军区用这些布匹解决了山区部队的冬装问题。事后当地群众纷纷传说: 当年诸葛亮利用大雾草船借箭十万,而今铁道游击队利用大雾火车借布千匹, 真是和诸葛亮一样能掐会算呀!

上一篇:枣庄铁道游击队史略(二)
下一篇:枣庄铁道游击队史略(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