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铁道游击队史略(四)

2013-01-11 17:02:51   来源:枣庄党史网   点击:
      四、沙沟站受降——铁道游击队升级主力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重大胜利,日本侵略者在我军不断打击下不得不收缩防线,实施重点守备,鲁南抗日军民也度过了艰难时期,进入局部反攻阶段。鲁南铁道大队的中心任务已由护送干部过路逐渐转移到配合主力部队反击日伪顽的进攻。这时独立支队副支队长为董鸣春(无支队长),政委为张鸿仪。他们率领支队部经常随二大队活动。2月,铁道队与一大队(微湖大队)共同进行了湖边反顽战斗,并取得胜利。4月,支队领导率铁道队和一大队的三中队去峄南与四大队会合,增援运河支队。铁道队作为独立支队的主力,首先以猛烈火力击退由用营方向进犯的日伪军200余人,当得知古邵之敌数百人正在进攻支队部时,马上回援,大队长刘金山率队赶到支队部时累得连吐数口鲜血,但他只擦了擦嘴,又投入战斗,一直坚持到击退敌人进攻,才昏倒在地。战斗刚结束,支队又获悉伪顽军周侗、陈大头、冯子固、耿聋子等部聚集4000余人准备进攻微湖东岸的独立支队活动区。支队领导当即决定全支队紧急回防,将部队埋伏在离夏镇3里多路的一个小村庄附近,命铁道队大队长刘金山带15挺机枪,快慢机、短枪五六十支,跑步到十里河口截击冯子固、耿聋子一路来犯之敌,待战斗打响,董鸣春再率一大队增援。刘金山接受命令后,把上衣一脱,光着膀子,腰里插着快慢机,手里端着机枪,大喊一声“跟我走”便冲了上去。接近敌人时,铁道队勇士个个如猛虎下山似的扑了上去,以猛烈的火力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仓惶逃窜。这时董鸣春又带一大队赶到,两下夹击,把冯、耿二部杀了个七零八落。是役歼敌200余人,并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分别送给了湖西区中队和武工队)。其他路敌人以为山里的老八路来了,便不战自退,敌人消灭我游击队的企图破灭了。此后铁道队相继又参加了反击湖西顽军胡介藩部、韩继尧部战斗、程子庙战斗、高庄战斗、奇袭临城伪区部战斗、攻克赵坡战斗等。
      在铁道队及其他兄弟部队一系列军事打击下,鲁南抗日局面迅速好转,津浦路东西两侧、运河地区及微湖地区的抗日根据地基本连成一片。为适应新的对敌斗争形势,鲁南军区决定撤销独立支队(在此基础上建立鲁南二军分区),恢复鲁南铁道大队番号,直属鲁南军区领导。铁道队的领导班子亦有较大调整。正、副大队长仍由刘金山、王志胜担任;政委赵若华调离,原独立支队政委张洪仪任铁道队政委。其所辖3个长枪队和部分短枪队员升级主力部队,剩下50余名队员重新编为长短枪各一个中队。大队领导根据上级指示修改或重新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健全了机构,配备了文书、会计、军需、粮秣员和警卫班,使部队向正规化又迈出重要一步。这时的铁道游击队已不光是扒火车、破铁路、保卫交通线的能手,在协同其他部队进行游击战、阵地战和攻坚战方面,亦显露了其英雄本色。鲁南军区首长称赞铁道队“不仅是列车英雄,而且阵地战和攻坚战也打得很漂亮”。当然,铁道英雄们在打阵地战、攻坚战的同时,也没忘了“老本行”,1944年冬,为配合鲁南军区部队的冬季攻势,铁道队又展示了出奇制胜的看家本领:破铁路、炸桥梁、砍电杆、颠覆敌列车。11月,他们将津浦路沙沟至韩庄段的铁轨和枕木的连接螺丝大部松开,并作好伪装,当日军一列满载小麦等补给物资的火车开来时,顿时脱轨翻车,车上的小麦和其他物资被铁道队和群众运走。不久,他们又将张阿至三孔桥的铁轨扒掉200多米,锯断电线杆数十根,造成敌运兵列车脱轨翻车,敌兵伤亡百余人,铁路交通及通讯中断数日。后来,铁道队又出动小分队将敌人进行“爱路”宣传的宣抚班击退。
      铁道队的一系列破袭截击活动,使临城日军疲于应付,在使用“三角部队”、“剔扶”战术均遭失败后,便派人向铁道游击队求和。1944年12月,临城日军派沙沟车站爱路段特务平野通过沙沟伪保长要求与铁道队谈判。铁道队经研究后决定派政委张鸿仪、副政委郑惕、大队长刘金山与平野谈判。平野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请求铁道队不要破坏铁路,否则他的大太君会不高兴;第二,他们的宣抚班在爱路村活动时请铁道队不要打他们,他们保证不出爱路村活动;第三,请铁道队帮助他们购买一些微山湖出产的蓖麻子和苘麻杆子。张鸿仪政委首先大义凛然地批驳了日本侵略者远渡重洋到中国进行野蛮侵略的非正义性,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侵略战争,不要与中国人民为敌。然后就平野提出的三个问题说:“不让我们破路可以,但不准你们‘扫荡’ 我们的根据地;让我们不打你们的宣抚班也行,我们派两个宣传队到临城、沙沟车站去搞宣传,你们也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至于蓖麻子和苘麻杆问题,也能给你们,但你们要拿武器弹药来换。” 平野听后反复低声下气地说:“这些问题我无权答复。”最后灰溜溜地走了。一向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在铁道队长期打击下,不得不放下占领者的傲慢架子,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摸摸地前来求见他曾决心要消灭的八路军铁道队,正暴露了敌人穷途末路的虚弱本质。这种事在国际上亦少有惯例。
      敌人“求和”失败后,组建了专门对付铁道队的特务部队,他们冒充铁道队员,乘夜窜到我基点村挨家挨户叫门,凡开门者均被视为铁道队情报人员而遭抓捕,给当地基本群众造成极大危害。铁道队为除掉这一祸害,经多次侦察摸准了其特务队的活动规律后,一举将其打垮,并击毙临城特务头子渡边一郎。1945年5月,鲁南铁道大队在山里整训结束后出山,途经滕峄边山区的龙山头、大官庄宿营时,突然遭到滕县、临城等处日伪军2000余人的包围。当时铁道队不足百人,如不及时突围,便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鸿仪政委让刘金山大队长、郑惕副政委带领大部队向西集、羊庄方向突围,自己亲率一个班占据制高点,掩护大部队突围,把敌人的大部分兵力吸引过来。当铁道队主力安全突围后,张政委冒着枪林弹雨撤退,不幸身负重伤而牺牲。噩耗传来,铁道队全体指战员无不为失去敬爱的政委而失声痛哭。张鸿仪同志牺牲后,副政委郑惕升任政委,他同大队长刘金山密切协作,率领这支英雄武装继续战斗在津浦线上。

上一篇:枣庄铁道游击队史略(三)
下一篇:刘知侠创作《铁道游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