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的硝烟里走过

2013-04-13 15:24:01   来源:重庆晚报   点击:
       不必讳言,截止2013年1月,笔者对台儿庄这座抗战名城依然是孤陋寡闻一知半解。只知道1938年春,这里打了一场硬仗血仗,硬是挫去了刚刚占领了中国首都南京不到一年的日本人的锐气,将不可一世的大日本皇军阻隔在战略要地徐州一带,为几乎一败涂地的抗战局势带来了希望和转机。可是,台儿庄具体位置在哪儿?为啥要打这场恶战?谁参战,谁领导,战局如何,意义何在,为何要选择台儿庄打这场硬仗死仗,等等等等,都是脑海里的一个谜一锅粥!于是早晚要去探访台儿庄的夙愿一直深藏心底。
      2013年新年初始,我走进了这座带有神秘色彩的二战英雄城市,在庄严的瞻访英雄遗迹行程之余,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古镇,一个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遗存完完整整重建并保护起来的样板工程,倏然间心发喟叹,百感丛生。
      台儿庄来自绵长的历史。“形成于汉,发展于元,繁荣于明清。”公元七世纪初隋炀帝谕令凿通大运河,打通了南北中国的内陆水上交通脉管,也注定台儿庄要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刻骨铭心的一页。据称,台儿庄地势低洼,低过了附近的微山湖,为防雨水侵袭,人民多筑台而居,故名台儿庄;恰恰又是这独特的地形,造就了台儿庄的兴旺与繁荣。原来南来北往的货运客船,到了台儿庄,因为水平面不一样,都得停下来过船闸,有如今天的三峡大坝。昔日的船闸没电没机械化,自然效率低下,客商们在此一等数日乃至数月,帆樯林立,货物堆积,商贾云集,“一船渔火,十里歌声,夜不罢市”;这台儿庄经年累月便成了繁华的港埠,进而衍生为发达的市镇。传曾被帝王赐给“天下第一庄”美称。据记载,明清时代的台儿庄可是交通之要津,繁盛一时,建筑、语言、文化、民俗、民风相互交融;尤其城市建设汲取了中原与江南的元素和营养,南北融合、中外合璧,依托运河,气势宏大却又别具江南之风韵,成为苏鲁交界处的一朵奇葩。
      当年李宗仁指挥徐州会战,之所以选择台儿庄作为决战之地,是因为此城建筑坚固,多为青砖楼房,且城内街巷密布,沟渠纵横,便于阻敌,有利巷战。果然,当年的中国军队使用最简陋的武器抗击日本精锐之师,尽管浴血奋战,毙敌万余人,却有三万多人牺牲于此。街市坊垣也在炮火中化为齑粉。行走于重建的台儿庄古镇内,时不时会有一幅壁雕、几座碑碣或昔日壕垒映入眼帘,那都是英雄们用躯体筑起新的长城而拼死血战之长眠地,令人景仰,更令人敬畏。伫立良久,哀思绵绵,慨叹不已,75年前的血战早已幻化为今日的繁荣街市,可是还能记得他们的人又有多少?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历史走到了又一个关口。枣庄市领导班子眼光独具,看到了凋敝不堪的台儿庄后面蕴藏的历史影响和世界意义,那就是,“徐州会战”之台儿庄血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的典型案例和示范作用。台儿庄不仅仅是山东枣庄市的台儿庄,也是中国的台儿庄,世界的台儿庄,其中蕴含的文化遗藏和反法西斯元素,足可以做成一篇大文章,让神州瞩目,世界景仰。于是方案出台。枣庄地下已经临近枯竭的资源是煤,聪明的台儿庄人用五十万吨煤炭换来四亿元启动资金,而后又滚出四十亿投入,最后形成了150亿元的净资产。于是就有了我们眼前的2平方公里的全新的台儿庄。当然,事情绝不像我说的这样简单,也不是我这篇千字文可以说透彻道明白的,诸君大可以去网上搜寻海样的文字。
      有了钱,还得认认真真寻访历史,重塑台儿庄的昔日记忆,做出翔实的方案和设计,那得有多少专家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为了细节无误,他们甚至还寻访了数十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台儿庄区委宣传部王忆青部长说,2009年的台儿庄,那可是一个大工地啊,全国的古建专家古建公司云集此地,改造运河,重建水网,精心设计,高标准施工,你看今日的台儿庄古城,处处建筑都深谋远虑斟酌再三经得起推敲,无论江南之小桥流水,还是北方的亭台楼阁,都是精到工细之作。现今我说的不算,最好的检验者是历史,各位几年几十年之后再来台儿庄,历经风雨冲刷后的古城,渐渐成熟起来的古镇,将会更具时代的风韵与美感。
      笔者去过国内诸多废墟上重建的古镇,容我妄言,多数不入法眼,要不太小太凌乱,要不规划混乱不成方圆。可是台儿庄不是,傍依运河,水网交织,街道规整,建筑精致,南北流派交融又自成体系,大气非凡,工细于微而不杂乱。虽尚未形成熟体,诸多服务也未完备,但冬日里虽冰凌满河树木凋零,却已游人如织如过江之鲫。我想,只要古镇执掌者坚持原有思路,紧攥运河古镇与抗战名城这两大历史文化主题,适当植入经济运作,此镇前景美好。一旦知名度抬升,中国人都会来台儿庄寻古探幽祭奠英灵,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关注者的目光也会聚焦于此,台儿庄则定将大运大发火爆于世也。
      台儿庄,历史造就了它又毁灭了它,时代却再度给它机会,让它浴火重生,这是台儿庄的机遇,也是它不可抗拒的“宿命”。(作者系重庆晚报原副总编辑)

上一篇:走进台儿庄
下一篇:运河在我心中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