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枣庄往事

2013-01-09 18:25:12   来源:大众论坛   点击:
    \

      老枣庄最繁华热闹的地方不是百货大楼,而是中心街与胜利路交叉的拐角楼附近,尤其是夏季的晚上最为热闹——水果摊最多。拐角楼其实并不是楼,而是位于路口的西南角,由西贯穿到南的一片大屋,它有三个门,面向东,面向北和面向东北方向的,与它对着的东北角是五金交电大楼,由北贯穿到东;西北角是银行,东南角是烟酒糖茶店,都是占了两个街道,和拐角楼、五金交电大楼一样。

      老家的夏天那个热啊!暴晒了一天的麦秸苫顶的屋子,晚上散发出呛人的气味,让人久久难以入睡。有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奶奶叫醒。拐角楼一带晚上通宵有许多卖水果的摊子,那些切开的西瓜不能久放,过了午夜往往便宜卖掉,奶奶总是这时候去买来给我解渴消暑。那西瓜的味道真是甜呐!

      由拐角楼沿着胜利路向东走200多米,就是农贸市场,奶奶习惯称金庄市场。这里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家水产商店,一家药材公司,一家国营蔬菜商店。在路北的蔬菜商店我吃了生平第一根香蕉,一根已经发黑的香蕉,在我的央求下奶奶给我买的。

      说到水果,老家的称谓很有意思。老家的桃子有两种,一种是本地产的毛桃,个头小,味道不太好,还有一种个头大,味道好的却称作“大杏”,明明就是桃嘛,为什么叫大杏呢?奶奶的解释很有意思,大桃——大逃,以前逃难太多,避讳吧,我不太理解,将信将疑。

      老家盛产柿子,与其他水果相比很便宜。在胜利路两侧有很多这样的摊子,柿子整整齐齐的码放在浅框里,一分钱一个。在老家,吃柿子不说吃,而说“喝”, 先在柿子上咬个小口,然后将汁液吸到嘴里,一个“喝”字真是形象而大气!花上1毛钱,就能蹲在路边“喝”上半天,真过瘾!

      说到“喝”,就说说两件与“喝”有关的人和事。我家当时住在顺和巷,公安西街(现南马道)与三合街相交路口向南的一个巷口。这个路口西侧路北有个二层楼日杂店,卖一种本地产的散白酒,9分钱一两。每天中午总会有一个拄着拐杖的、大约50多岁的老人来打上二两过过瘾。他一从巷子里走出来,小孩子们都好奇地围过去,看他喝酒。交了钱,售货员就用提子舀二两酒倒在一个预备好的白瓷杯里,然后端给那老人。老人接过酒杯有时候慢慢品咂,有时候一仰脖一饮而尽,然后用手沫沫嘴。最有意思的是,有时候他前脚刚迈出门槛,旋即又转过身来,说“再来二两吧,省的下午再来了”,然后端过酒杯,一饮而尽,就拄着拐棍满意地蹒跚而去。

      瓶装的白酒有景芝白干,葡萄酒有烟台的味美思,啤酒就是青岛啤酒了。味美思和青岛啤酒的瓶子与众不同,都是又高又粗的大瓶子,印象很深。还有一种饮料是济宁产的“冰雪露”,不是纯饮料,含有酒精。这个日杂店经常有一位穿著像干部模样的盲人来买啤酒,每瓶7毛3分钱,必须用旧瓶子换,买几瓶就得交几个同样的瓶子。当时很多人没有喝过啤酒,有好奇者就问售货员什么味道,售货员望着走远的那盲人,压低声调说,“有什么好喝的,就跟驴尿一样!”现在想起来,那售货员肯定也没有喝过驴尿,只是两者颜色有些相似吧。

上一篇:印证浴血之战
下一篇:运河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