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明月映琼楼

2013-08-29 18:36:06   来源:台儿庄古城   点击:
      今日傍晚,也是夏秋交接之际,天有一丝微凉,却还夹杂着迟迟不肯散去的余暑,萦荡在夜幕中使晚风反倒有着一种如锦如丝的凉滑。 拂在脸上,温润的柔软的,让人极容易感觉到婴儿的脸庞。这样一个傍晚,朋友忽然带着她的密友来台儿庄找我,这就注定,我不但要陪她们一同共进晚餐,还要陪她们逛逛台儿庄古城的夜景。当时因为一天劳累,琐事缠心,心里诸多无奈和不情愿,但有朋自远方来,总还要不亦乐乎的。此时可以把身外所有的烦恼和不如意都抛在一边,在饭后陪着她们,沿着古城中的蹊径饶有兴致地信步向前走着。其实,我内心此时真的是充满了希翼和好奇,因为古城的夏夜我还真没见过。生活中的诸多劳累和沧桑让我从来无暇也无心在这儿呆过一夜。这一次,也许是一个机缘吧。
      城内,所有的灯都亮了,整个古城沉在一种旖旎璀璨中。树下所有的射灯将所有的树木映照得犹如白天的碧绿,因此,所有的碧绿没有因为黑夜而没了颜色,相反的,反而比白天更加的绿碧欲滴。红的灯,绿的树,整个古城一片色彩斑斓。每一条水巷,每一道溪渠都映在灯火斑斓中。到处影影绰绰是游人的身影,但是并不喧哗。所有的行人,除了偶尔相机拍摄的声音之外,似乎没有人愿意喧哗,许是怕扰了这夜的斑斓,城的绮丽。
      朋友在一座虹桥上站住了,摆出要拍照的姿势。我才蓦然发现,她身后的悠长的水巷两旁,竟然全是清一色的看不到头的古建筑,那种凌檐那种翘脚,那种灯火的嫣然和水中飘然划过的一只小舟,你会很容易把眼前和秦淮河联系起来。那些古建筑此时全笼在灯火的闪烁中,显得庄重妩媚而玲玲。而此时更为奇观的是,一轮大如巨轮的圆月,色如初熟的橙子,就在那水巷的尽头上空,欲坠欲升地悬挂在两岸古建筑的中间。这就使得整条水巷,整个两岸的古建筑更平添了无穷的古意和诗情,无穷的神秘和画境。我整个地呆了,才晓得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如此的一个节日,明月在这个地方比城外更有了一中幽魅的色彩,让你不得不为她凝伫,不得不为她感动。为了独享这份绝美,我抛开那二人,悄悄下了桥向前走去。我想起了一个绝好的所在,于是我更加疾步地往那个地方赶去。
      到了那个地方静静站住,目光往远处一望,我整个人彻底呆了。眼前,我所处的位置,是运河北岸,也就是兰亭书寓门前的古水门栈板上,栈板外是清灵宽阔的运河,河水在这里被远处岸上的灯光映照的不光红粼万点,而且被风吹起,分明能嗅到它的水香。那红粼那水香随着风的抖动一层一层向两岸荡去。而奇观就在河的东南岸:岸上那些在白日看来或雄伟或玲珑的各式的古建筑,此时通体发光,那些各色各样的光芒让你无法分辨那儿到底是什么所在。树影婆婆,灯影绰绰,我在那一刻一下想起蒲松龄在他的聊斋《西湖主》中一段充满着憧憬和浪漫的描写:茂林中隐有殿阁,谓是兰若,近临之,粉垣围沓,溪水横流,朱门半启,石桥通焉。攀扉一望,则台榭环云,拟于上苑……
      这一段描写,我从儿时就非常神往。多少年过去,迨及今日,才感慨发现,儿时的幻境竟在这里发现。而明月此时已如一轮玉镜,郎朗地悬挂在那些巍峨璀璨的殿阁之上,发出一种明媚皎洁的光华,把它下面的一切都摇曳在朦胧和神秘中,似美人面上笼起的一层纱,显得扑朔迷离,而更令人倾心神往。那些琼楼玉宇在明月的映照下,在灯火的交辉中更显出缥缈迷离,远远望去,感觉似有仙人在那里走动。而那些小桥,那些流水,那些绿树蓊郁此时都成了点缀。风一阵阵不停地吹,含着一股微凉和秋意拂在脸上,让你在发呆的那一刻,抑制不住地想流泪,流泪这种远离世俗的仙境,有幸真实一见;流泪那琼楼玉宇,隔着河水能让你在明月中恍如隔世回到几百年前的运河古镇。那个时候,据说乾隆爷在此停船下榻,夜晚就站在这儿,听着河里的蛙鸣,看着满城的灯火和天上的明月,他在万千感慨后为这个镇题下了“天下第一庄”的御赐。在我认为,他不是感慨这个庄的之大,而是这个庄的繁华和绝美。
      我扬起头来,再次长叹,想起一句诗:何时共泛长河月,一舟一酒一双人。恰好此时有画舫划来,但舫上不是一双人,而是几双。看来今夜醉心于“灯火明月映琼楼”之人,不仅有我,更有其他人。我转身上岸,见朋友正站在那儿对着远岸发呆。

上一篇:老枣庄人记忆中的建筑符号
下一篇:台儿庄纪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