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沧浪渊

2013-04-26 16:59:53   来源:翼云网   点击:
      古书曰:“霖泽庙在城北六十里,沧浪渊旧为神龙祠,旱祷辄应,宋宣和年间,徽宗赐匾额,并手书‘霖泽’……”耳闻沧浪渊久矣,而亲临是很久之后。
      某个春暖花开的日子,跟随摄影家协会采风的时候,初次略睹其风采,记忆犹新的是那潭深水。其后数次到沧浪渊后发觉,四季均呈现不同的风景,带给观者不同的视觉和心灵感受。
      那植根于民众心目中神圣的沧浪渊,又名兴龙观,位于罗荣桓元帅曾经短暂停留过的凫城镇王湾村,处于深山幽谷中。庙前的拱形石桥虽历经千年风雨,其造型、结构完好如初。桥上平柳曲折石壁,近处一潭碧水,崖石间侧柏、四面环山梯田、庄稼一片绿油。最神奇的是那些在渊南侧山坡上的侧柏树,看上去不是很稠密,但据说怎么都数不清,一些好奇的游客不管想到哪些法子数,均未果。庙宇的上方,有两人合抱不过来的杨树,估计是庙宇的见证者。最奇特是水火桥,曾在水火桥下拍照留念,友人说像是圆明园,估计那份沧桑与悲壮,或者仅仅是历史遗留下颓圮的桥身更像而已;让人惊讶的是长在石桥上的树木和从那桥洞里看的远山,远山呈现眼前的是“元宝状”……
      沧浪渊最热闹的时候是春季和夏季。
      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沧浪渊都会迎来声势浩大的庙会,十里八乡的人们都在这一天赶来,有的甚至相距几百里远也会如期赶来。我深刻记得那年清明节,农历的三月三,一大早兴致勃勃地赶古庙会,到了崔庄发现,路上被车和人塞满,车辆水泄不通,那场面,和春运差不多,简直是人类大迁徙。蜿蜒山路上,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狮子、龙灯、高跷、耍拳卖艺,热闹非凡;路旁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吃,令人馋涎欲滴。庙里,香烟袅袅;如梦如幻;庙前,炮声隆隆,震彻云霄。络绎不绝前来许愿祈求平安幸福的百姓们,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希望的笑容。
      不得不提那庙会上的民间传统工艺品,让人眼花缭乱。细看红山峪民俗,都是极美的手工艺品。欣赏精湛的绣工,感叹当年这些奶奶们,是怎样的飞针走线?如今年轻的姑娘已经不再钻研女红,年纪大的逐渐老去,这些手工艺品,更显弥足珍贵。民俗展品旁边,几台古装戏庙会前一天都在烘台,庙会当天新老戏迷在那里捧场。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古老的,而古老的是民族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因为这样的简朴,反而显得更加广博。
      还记得那片杏林,在古庙会那天一定得去走走的。在人间四月天里,杏花盛开之处,淡极,淡极始知花更艳,是不错的。远观杏林,影影白点,彷佛是国画撒盐之后的肌理。近处,“吹面不寒杨柳风”,一阵风过,落英缤纷,瞬间有落花水牛的意象。想起那句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莫非,这里是历史的杏花坞?
      忆起去年大暑那天,沧浪渊举办泼水节活动,吸引了很多人参加此次活动。炎炎夏季,大暑天,那热!只是有水感觉不到烈日的焦灼,源头活水总能给任何景色添上流动的韵味,能荡漾起心田的温柔。一时间沧浪渊成了人和水的世界,不管是认不认识的、男的、还是女的、相互之间毫无拘束,抛弃往日沉重、晦涩,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快乐的心境,游客们追逐着、嬉闹着,到处欢声笑语……
      弹指间,春夏已过,秋天便急急赶来;寒如月华的秋季,墙壁的那些爬山虎,加重了几间庙宇矮房的萧瑟。冬季沧浪渊很少有人去的,更显突兀的孤零,在杏林处远望,人文的荒凉,你感受不到曾经的繁华,似乎曾经是清冷冷的喜悦。
      至今,关于沧浪渊的神奇瑰丽的传说实在不少,还流传着“亲帮亲,邻帮邻,苍老爷向着山东人”的佳谣。据有些老年人说庙很灵验,不得而知。大概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来自民间质朴的原始宗教信仰,焚香祈祷,期盼人寿年丰。善男信女总是相信超自然的力量,信仰,或许就是对美好生活的祈愿。
      古庙会在历史长河中绵延不绝,古庙在岁月的风蚀中历久弥新。那么来年春天再相邀,一起去赶沧浪渊古庙会。

上一篇:美哉,莲青山
下一篇:山亭石板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