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欲寻60年前初恋男友牵牵手 老伴支持

2015-12-13 14:53:43   来源:成都商报   点击:

      寻人公告

      金品南,男,身高1米7左右,今年应该有八十二三岁;方脸,肤色有些黝黑;讲普通话;曾参加抗美援朝;所在部队曾驻扎在南充。

      金品南,你还记得当年的我吗?

      这么多年,每每看到金品南当初寄回的自己的单人照,罗秀英都会忍不住想起那段初恋。

      她想找到他,她想问问当初充满矛盾的两封信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是,罗秀英不知道,金品南是否还记得当年的自己。

      脸有些黝黑,1米7左右的个头,方脸……今年80岁的罗秀英描述初恋男友时,脸上闪过一道红晕。只不过,因为两封内容矛盾的书信,这段感情无疾而终。

      那两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秀英老人渴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20岁时的初恋金品南,一来解开心中的结,二来想感谢他当年对自己家人的照顾。

      相识“要多做好事” 她帮他洗了脏衣服

      故事始于1955年春节前后。那一年,罗秀英刚好20岁,是南充丝二厂的工人。

      当时,罗秀英一家住南充市武成路(现名“果城路”)一处茅草房里,街对面是一部队驻扎地。成都商报记者在南充市图书馆找到南充地方志查询发现,1955年前后,南充当地确实驻有多支部队。罗秀英的三妹罗明珍回忆:“那个时候常有兵哥哥过街找邻居借盆子,彼此互称‘同志’、‘老乡’。”

      春节前两天,扎着两个大麻花辫的罗秀英准备去江边洗衣服,路过邻居张学琴(音)门口时被张叫住:“你把这个同志的衣服帮忙洗一下嘛。”罗秀英转身一看,一男青年站在门口,手上提着脏衣服。

      罗秀英觉得一个大姑娘帮陌生男子洗衣服“太不像话”,但走出一段距离后,“想到厂里教育要多做好事”,她又返回来,接过脏衣服,男青年也没说话。罗秀英后来得知,这个身高1米7左右,脸颊有些凸出的男青年叫金品南,曾参加抗美援朝,比自己长两三岁。

      相恋 看了一部战争片后 他向她表白

      当天下午,洗完衣服的罗秀英坐在院里做作业。金品南悄悄走到她身后看她写字,罗秀英赶紧用手挡住本子,“就是不让他看,两个人就一直在那儿僵着”。金品南打破僵局,问她为何不去看电影,并留了一张电影票,说了一句“时间快到了”便转身离开。

      当罗秀英走到电影院时,电影已开始播放,她找到位置时,左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普通话声音,“这是一部战争片”。她侧身一看,是金品南。

      罗秀英回忆,在电影院里,金品南向她表白了。当时,她脸颊绯红,一直沉默着不主动说话。电影谢幕,二人各自散去。之后几天,金品南又约她看了京剧和电影。

      罗秀英说,那个年代的恋爱简单而低调,每当在院子里看到金品南站在街对面时,自己就走过去,两人沿着街走一走就算相处了,她当时还拒绝了金品南提出的去相馆照相的请求,“我们那时,连手都不敢拉,各走各的”。

      罗秀英至今记得,金品南当时还为她写过一首诗:“巧逢知春节,正是梅花盛开的时候,我俩建立了友谊,要在这个友谊中发展友谊。”

      别离

      两封书信内容矛盾

      他们没再联系

      春节过后,罗秀英回丝二厂上班。一个周末,她在回家途中遇到前来送信的三妹罗明珍。书信是金品南几天前托正上小学二年级的罗明珍转交给她的,内容大意是他周五要离开南充。

      “我周六才放假,太遗憾了,真是太遗憾了。”罗秀英拍着大腿直叹气。罗秀英说,金品南走了之后,与自己常互通书信,他还会在信封里附几张邮票,“他知道我家里经济困难”。三妹罗明珍也曾收到金品南的书信,信封里还夹有2元钱。此外,金品南去天津后还曾给罗秀英及其两个妹妹寄过三条围巾。这些细节让罗秀英至今铭记在心。

      1956年前后,罗秀英收到一封从天津寄来的匿名书信,大意为:“秀英同志,你跟金品南耍朋友啊?他不是上海人,他是天津人,他回到天津后,跟妻子儿女团圆了,他受了处分……把你美丽的照片寄我一张。”

      看完信后,罗秀英觉得自己被骗了。此前,她曾寄给金品南一张自己的单人照的底片,金品南还将洗好的照片随底片一起回寄给她。她怀疑写这封信的人看过她的照片。不久,两名军人找到罗秀英的家人,问罗秀英是否还跟金品南处朋友,给出否定回答后,罗秀英还归还了金品南先前赠送的写有“抗美援朝”字样的日记本、围巾等物品。

      但之后,罗秀英突然收到金品南的书信,“信中说是有人在造谣,(他们)还因此受到处分,他说我们还是恢复之前的关系。”罗秀英将两封内容矛盾的书信联系在一起,发现这其中可能是一个误会。她随后找到单位领导,希望领导出面了解一下。但几天后,领导告诉她,金品南所在部队已经换防走了。之后,二人再未有过联系。

      “他既然换防,为啥不给我写信呢?他明明就知道我的地址。”一气之下,罗秀英烧掉了与金品南往来的所有书信。而两封内容矛盾的书信到底孰真孰假,也成为老人心中至今的未解之谜。

      85岁老伴:不要留遗憾,我支持她

      1957年,罗秀英和何树森结婚,共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与金品南的这段初恋,她从未对丈夫隐瞒。

      每当看到金品南当年寄回的自己的照片,罗秀英都会忍不住想起那段初恋,“我想找到他,除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外,更要感谢他当年对我家人的照顾,想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这些年,在家人的支持下,罗秀英也曾四处打听金品南的消息,但始终无果。

      昨日,85岁的何树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支持妻子寻找金品南,免得人生留下遗憾。

      记者:听说你支持老伴寻找初恋男友?

      何树森:恩,支持她嘛,谁都有过感情经历,谁都有回忆,找到了也可以解开她心中的疑惑。

      记者:如果找到了,你会让他们见面吗?

      何树森:(笑),为啥不?我还希望他能来南充看看,两家人今后也能常来往,成为好朋友。

    在一旁的罗秀英开玩笑说道,“当年没有牵过手,找到了他,还是牵下手嘛。”

上一篇:亚洲最贵城市中国上榜11个 上海第一北京第二
下一篇:港媒称中国中上层及富裕家庭2020年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