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乡村疑雇人上环完成计生指标 每人200元

2013-12-25 10:42:07   来源:海外网   点击:
      在河南省宁陵县,替人上环成了一些中年妇女的赚钱方式。她们受雇以200元的价钱,到位于县城北面的计生指导站里走程序,以帮助各个乡镇完成上级下发的上环、流产任务。雇佣她们的,是当地一些贩卖计生指标的中间人。

      “一些妇女来来回回上很多次环。”一名知情的计生干部称,她们有的甚至并不是真的上环、流产,只是打点好了指导站的各个科室,在中间人的带领下走个过场。但这个说法被当地的计生指导站否定。

      宁陵县计生委回应此事时称,今年秋季下发的指标是指导性数字,根据上级商丘市的统一安排,他们下了一个文,但并不是强制推行。突击式的“生殖健康优质服务活动”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取消,如果有弄虚作假的情况将予以打击。

      在实际执行中,这些“指导数字”仍然发挥着作用。层层下发到村一级后,完不成任务的村将被罚款,甚至扣发办公经费。各乡镇在排名时也会面临扣分。

      “谁都知道,都很反感,但是谁都不好多说。”宁陵县一名基层的计生官员向南都记者透露。

      中间人多为县城的本地妇女,每年春秋两季,宁陵县计生部门下发计生任务时,她们的生意开张。

      因上级下发的上环和流产指标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一些乡镇计生干部而言,到下辖的各个村弄钱,找中间人购买指标成了一桩生意。

      这些“中间人”中,有两个被称呼为老李、老吴。上述通过中间人买卖结扎指标这一消息,来自她们的自述和当地要求匿名的计生官员,以及多个村的书记,提供信息的一些人参与过结扎指标的买卖,位于生意链条的不同环节。

      任务下压

      在刘楼乡一个村支书徐福(化名)看来,结扎是上“绝户环”,村民并不配合。今年秋季以来,他开始为这一茬的指标任务“犯难”。按照乡一级下发的任务,他所在的行政村被要求完成7个上环和1个流产的任务。

      宁陵县计生系统内部人士提供的一份“指导数字”表格显示,刘楼乡被安排了130个上环任务,19例引流任务。徐福所在的村只是其中一角。

      这份表格包括了14个乡镇被分配的计生任务。内容包括结扎、引流和放环。这都属于计生工作的“四项手术”。每一项下面分配了具体的指标数字。仅结扎一项,全县秋季的“指导数”即达到1842例。

      需要说明的是,根据宁陵县计生服务站介绍,上环在当地被称为“结扎”,但并不是早年需开刀的结扎手术,为了体现人性化,这一开刀手术基本不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在子宫内植入一种“吉妮环”,使用时间可达到15年。

      表格显示了各个乡镇“结扎”指标完成情况的阶段性进展,最积极的阳驿乡完成了84个任务,还差65个任务没有完成,而最不积极的乡镇,程楼、乔楼、城郊一例任务也没有完成。

      各项计生任务的下达,让当地基层负责计生的干部感受到了压力。各个村子完成指标的过程也并不顺利。

      多个村子的村支书透露,他们的工作方法是下到自然村去寻找符合节育条件的超生家庭,并细致做工作。

      但他们面临一个同样的困境:现在的计生工作提倡“知情选择”,面对拒绝做手术的情况,他们没有办法进行强制,只能依靠说服,或者动用人情关系,这种工作方式的效果并不理想。

      张弓镇和庄村村支书张学林称,对于老百姓来说,如果可以吃避孕药,“(就)不愿意上那去,把肠子(输卵管)截断,上环。”

      完成流产的任务更加艰难,徐福对此表达了不满。这名有多年基层工作经验的村支书称,他没有能力找到符合条件的人。

      宁陵县一名知情的计生官员称,有的符合条件的妇女外出打工,使得计生工作更加难以展开。

      但对于各个村来说,这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完不成则意味着罚款。

      面对下发的指标任务,各个村之间开始互相沟通。阳驿乡黄庄村的马书记称,有其他的村支书找到他,提出请求:“如果我的要是多了,就给他一个。”一些村之间互相帮忙,“有的帮你上一个任务,他请请客,坐一块玩一玩。”

      马书记很幸运,他完成了今年下发的指标任务,但他表示,如果明年再有一茬,他也没办法了。

      根据这些村官往年的经验,类似的指标任务一年不止一茬。最近两年,以春季、秋季生殖健康优质服务活动的名义进行下发,早年下发的次数更加频繁。

上一篇:越南新娘捆绑四川婆婆致死 称当初被骗来华
下一篇:广东退休副市长建文革博物馆:政府不支持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