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水污染真相 企业挖深井向地下排污水

2013-03-01 09:29:47   来源:时代周报   点击:
    \

      “我刚被北京毒气逼回老家过年,却看到说地下水也被污染了。”2月11日,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无意间瞥见一条微博,心感忿怒,遂转发求证。
      信源来自名为“金融八卦男”的网友—“听闻潍坊市许多化工厂、酒精厂、造纸厂发明了新的排污技术:把污水通过高压水井压到1000多米的水层,将地下水彻底污染。”
      这一消息随即在网络上引发一片斥责。此后,环保部、山东省环保厅和潍坊市县两级环保部门也分别派人进行“暗访”和现场检查。
      截至2月20日,已证实存在部分当地企业乱排污水和污染环境,但网络所传的企业通过高压水井向地下排污的情况,尚未发现。而有专业人士指出,高压水井所需成本非常之高,对于污染企业来说,以此方式偷排污染物的可能性不大。
      这是近年来地下水污染第一次招致广泛热议。由此,各种问题也牵引而出,地下水的污染现状如何?地下排污何以猖獗?监管何在?在美国常用的深井灌注技术适用于中国吗?

      地下水与地方病
      2月24日,邓飞等民间人士发起的地下水污染研讨会召开,内蒙古、河北等地的代表也应邀出席。
      发言的河北代表家住唐山市丰润区,该地区的钢渣处理业已兴盛了十多年。据该代表介绍,钢渣中含有不少铁粉和钢粒,但回收过程十分耗水,每处理1吨钢渣需水6—10吨。唐山一带地表水资源普遍紧缺,地下水因此被广泛利用,而钢渣加工产生的废水则“排到坑里,渗至地下”。
      “2009年,我儿子钓了鱼放在打上来的水里养,没半天,鱼就死了;狗跳进去洗了个澡,三天后全身长满白色的东西。”该代表说。
      事实上,早在2009年,邓飞曾探访距离北京不足50公里的河北省大厂县夏垫镇。白血病及其他癌症曾在该地泛滥,而罪魁祸首是井里受污的毒水:送检水样总砷超标2.95倍,总锰超标3.8倍。
      类似事件不只属于夏垫镇。2月中旬,深井排污的传闻吸引了无数网友的关注。一夜间,邓飞收到众多回应,大多述说自己家乡的地下水已经或正在遭受污染。
      国土资源部的一项调查显示,主要城市及城镇周边地区地下水中普遍检测出有毒微量有机污染物指标,检出率较高,表明普遍受到一定程度的污染,但是超标率较低。其中,珠江三角洲地区的铅、砷检出率达到45.7%、39.1%。
      2月24日,在地下水污染研讨会上,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指出,地下水的污染源包括三类:工农业地下排污、地表水渗漏以及两颗毒瘤——垃圾填埋场与石油加油站。
      不久前,赵章元曾到河北省卢龙县考察,当地的经济发展致使河流严重污染,“大老远就能闻到阵阵恶臭”,而这些污染物“势必下渗,污染地下水”。
      “垃圾填埋场对地下水的影响不难理解,现在的垃圾普遍混合填埋,什么成分都有,它们会不断向下释放污染物。而加油站的风险在于地下储油罐。在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储油罐锈蚀造成加油站漏油是彼时地下污染的最大源头。现在我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赵章元说。
      “深井排污”则属于工农业地下排污,“千米以上的深井成本很高。一般来说,企业不会这么做,而只会凿一定深度,再用压力泵灌注污水。为了防止环保部门罚款,井口往往十分隐蔽,外人很难发现。”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环境所高级工程师李文奇告诉时代周报。
      其实,在潍坊市下辖的寿光羊口、侯镇及台头工业园内,狗皮膏药大小的打井广告随处可见,而名义上是开凿用水井。
      林宏光的五金铺开在寿光市郊,常有打井队光顾,“那些企业会傻到喝、用地下水?凿井无非是为了抽空含水层后灌注污水。”
      据透露,企业凿开的污水井一般在百米以内,以五六十米居多,每日可灌注污水20-30吨;而更深的排污井可以达到600—700米,注水规模上百万吨,但造价是前者的十多倍。
      事实上,潍坊市的污水处理费近年来不断上调,目前已达到1.9元/立方米,与之相比,造价仅120元—150元/米(水泥管)的排污井“性价比很高”。不过,另一本“环保账”却怵目惊心。
      “如果潍坊的企业向下排污,即便是灌注到千米以下,也一定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而且,地下水虽然上下两层交换缓慢,但存在同层流动。故而,污染会以井口为起点发生扩散。”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姜文来说。

上一篇:全国两会期间北京不封路 车辆主要路口交替放行
下一篇:国务院27个组成部门将减至23、24个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