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翼云山

2012-10-18 10:31:29   来源:鲁南在线   点击:
       翼云山之名出自于该山“泰山行宫”里的一通碑文:“山名翼云,崇高也,山与云连,朝夕往来,烟雾白云与山交会,双峰白云吐扬,故名之曰翼云。” 高山虽然不高,但在鲁南地区为第一高峰。
      翼云山有“西峰天街走廊、西南门和吊桥关、金銮殿和银锥河、翼云东峰日出、深山哨所和泰山行宫、挂山撅和足井”等较为著名的景点。
      翼云山西峰,山崖高耸云端,似刀削斧劈,险峻无比,然崖根山路却宽阔平整,犹如天街走廊,横卧西峰达1公里。它的顶部由两个石灰岩崮顶组成,即东峰和西峰。登西峰峰顶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在崮西,名曰“西南门”,天公造就的脚窝隐藏在盘曲的石缝内,只容一人侧身攀登;另一条路在该崮的东北方,名曰“吊桥关”。在此通过,一上一下均需攀援十多米高的峭壁。正因该峰地势险要,所以成为历代乡民结寨起义抗匪避难之所,现峰顶数百个营垒的残垣断壁依稀可见。东峰悬崖中有一溶洞,名曰“金銮殿”。该洞四季如春,夏季倍感清风徐徐,凉气袭人;冬季则暖流融融,温暖如春。因此,前人认为皇帝的金銮殿也不过如此,故美其名曰“金銮殿”。在西峰崮基的南侧,有一“银锥洞”,分内外两洞,外洞很小,只容一人,内洞口被一块表面光滑的石块堵住,该石卡在石缝内,可以自由活动,但就是拿不出来。传说此石是堵住内洞银子溢出的“塞子”,故称“银锥”。谁要是能将此拔掉,就可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为此,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前来拔锥取银,但自古至今,谁也没有把它拔掉。
      登上翼云顶峰,顿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因而登东峰观日出,其景象蔚为壮观,可与泰山之巅观日同日而语。东峰的东、南、北三面均为悬崖峭壁,为西南有盘山路可通。拾级而上,直至峰顶,峰顶稍平,面积约5000平方米。有嘹望楼一座,原为济宁军分区所建,当时被称为“深山哨所”。“嘹望楼”建在一座庙宇旧址上,该庙名为“泰山行宫”。清同治五年(1866年)农历8月23日竣工。清末明初,名士张仁魁,又与1932年出资万两黄金重修。重修后的泰山行宫,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加之从山底到山顶新修1.5公里盘山路一条,更增添了该山之气势。从此,该山香火极盛,名声远播,每逢正月十五庙会,远近数百家“神社”纷至沓来,热闹非凡。
      二郎神用秫秸挑来的
      高山的来历,有一段神奇的传说。从前,一个妇女在河里洗衣裳,洗着洗着,看见一个壮汉用一根秫秸挑着两座大山,从正北面过来。这妇女仔细一看,原来这位大汉正是二郎神,他前边挑的叫朴山,后边挑的叫高山。这妇女看到二郎神用这么根秫秸挑着就觉得奇怪,妇女就问:“你用这秫秸挑,能撑得住吗?”话刚出口,秫秸就断了。这时,二郎神所挑的那两座山,一座落在了河北岸,一座落在了河 南岸。当妇女再看二郎神时,二郎神却不见了。从那,这两座山就面对着面地留在了这里,这就是朴山和高山。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两座山的山神发生了争执。两位山神刀枪剑戟地打了起来,朴山被高山的山神砍了一刀,这一刀把朴山的一侧砍掉一块,使得朴山到现在还留有一个刀印;高山也被朴山砸了一棍,这一棍正好落在高山的中间,结果,高山到现在还是中间低两边高,像是两个山头。
      挂山撅
      在东峰之东,有一和它并立的巨石柱,该石拔地而起,直耸云霄,令人不可仰视,名曰“挂山撅”。据说此撅底部是一个东海龙眼。还有人说“挂山撅”最远可达东南方的关湖一带。
      传说在很远很远的东南方有一户姓豆的大地主,在他的院子里有一口大水缸,仆人们每天都看见缸里有块大石头,可在附近怎么找都找不到石头到底在哪里。有一天仆 人把这件事告诉了东家,东家也觉得奇怪,于是找来了道士,道士看后,对他说:“这是你的吉星,发财的财神石,照在你家的水缸里,是保佑你财源滚滚的。这块石头在你家正西北方的一座高山上。”后来,豆先生不远千里来到山亭,果真找到了挂山撅。挂山撅看着摇摇欲坠,就是不倒,传说需一家9女一起来推,方能推倒。
      后记
      如今,高山上清代的亭廊庙宇已在文革时期给人为地破坏了,唯一保留的还有一座炮楼,在新修的庙宇大门口,还保留着两个原始的小石臼。在高山的最高点树立着一座铁塔,为山亭区广播电视局树立的信号转播塔,有42米之高,塔身呈银白色,有一维修梯可直通其上,登上铁塔10余米,山下的景色可一览无余。
      翼云山传说
      《滕志》所载之高山,又名翼云山,此山在今山亭区山城街道山亭村北约3公里处,海拔620.4米,高度为山亭区5000多座山头之首。因其高入云端,俗称高山。
      银锥洞的传说
      有关“银锥”的传说,还有这样一段故事:说高山脚下的沈庄村有一个放牛老汉,这天到山上放牛,打了一个盹,醒来后发现牛不见了,到处找牛,怎么也找不到,就听着牛在洞里叫,他刚要往洞里伸头看,猛地从洞里刮来一股大风,他慌忙躲在了洞边,定睛一看,只见数不尽金子银子从洞口流出,他赶紧抓了几把,把自己身上的褂兜、裤兜都装的满满的。眼看自己无处可装,白白的流跑了可惜,他在洞口抓了一把“拉蒿草”赶紧将洞口堵上,果不其然,一下子就给堵上了。说来也巧,此老汉抓的这把“拉蒿草”,名为“万年蒿”,这一堵不要紧,洞口一万年才能开一次,还需有缘人才能开启。待老汉把装的金子银子送回家,叫上家人再次来到山上时,洞口还在,拉蒿草却不见了,只见内洞口被一块表面光滑的石块堵住,该石卡在石 缝内,可以自由活动,但就是拿不出来。传说,堵住洞口的这个塞子,就是“万年蒿”变的。还传说,要想拔掉此锥,需要一家有10个儿子一起来拔,方能拔掉。
      后来,山下有一户人家生了9个儿子,一个女儿,待孩子们成年后老俩口商议,让9个儿子和女婿一起去试试,他们想女婿不是自己的半个儿吗,说不定能成功。9个儿子和一个女婿一起来到“银锥洞”。在老两口的助阵下,经过10人的努力,银坠果然开始晃动,眼看就要拔出来了,老头一急,说了句:“您姐夫,使劲!”银锥猛地缩了回去,再试,也只是晃动,始终没能成功。据山亭区山城街道沈庄村75岁的沈元江讲,后来,他村一位村民,听信了这个传说,拿着炸药,把银锥给炸了,结果也未能流出金子,验证了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上一篇:太平山古梨园
下一篇:薄板泉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