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渊

2012-06-21 16:22:42   来源:枣庄网整理   点击:

    \

      沧浪渊又叫霖泽庙,别称神龙祠、雹神寺、兴隆观。位于枣庄市山亭区凫城乡王湾村前。四面群山环绕,在暴雨季节洪水连绵不断,水流激川数尺,渊泉有数丈之深,浪花滔滔,故名“沧浪渊”。当年孔子游历到此,观奇景,叹为养性之佳所,与此居年余,常有孺子弹琴伴其赏月,孔子为之陶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孺子歌又名沧浪歌,正确解读应该是“君子处世,遇治则仕,遇乱则隐。沧浪渊北侧建有“苍郎庙”,内供“苍老爷”、“苍奶奶”等神位,传说苍郎与其妻隐居于此,专做普救众生行侠仗义的善事,被誉为活菩萨,感动上天,玉皇大帝封为“苍郎”大神。传说每年三月初三这一天,苍老爷必将携家眷前来沧浪渊故土看望众老乡亲,这一天,周边数百里民众源源不断前来相聚,不愿离去,至今还流传着“亲帮亲,邻帮邻,苍老爷向的是山东人”的佳谣。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三月三前来拜祀“苍老爷”,祈求消灾赐福,即形成了沧浪渊庙会,一直延续至今。

    \

      沧浪渊地处抱犊崮西南群山环抱的盆地中,面积约五、六平方公里,按照《峄县志》的记载,这一区域历史上应该是山清水秀,树茂林荫的原始生态林区,是峄城大沙河的源头。原枣庄市水利局长郑济如先生在他的《泇运河支流及泉概述》一文中称“枣庄市有泉244处,大多数分布在东部山区和中部盆地。泉水出露最多的为山亭区,有泉134处占全市总数的54.9%。其中,日自然流量大于一万立方的十一处一类泉中,有十处在泇运河流域内”。由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李培先生主编的《清代京杭运河全图》标注“大泛口泉河发源峄境,有许池、十里、沧浪、石室、南山等七泉之水入河济运”上述资料都显示了泇运河与沧浪渊有着源远流长的不解之缘。沧浪渊为大运河补给了充足的水源,大运河南北融汇的文化也渗透着沧浪渊。

    \

      在田传江先生《沧浪渊文化浅谈》的文稿中提到,沧浪渊曾是秦汉年间,赵国谋士李左车隐居的地方。汉刘邦做了皇帝后,封李左车为千户侯,因一臣不保二主之道,李左车隐居东海丞(汉代峄县为丞县),东海丞即峄县境内的沧浪渊。而李左车隐居此地时,周济百姓,恩惠穷人,死后被崇为雹神,行雨、雹之司。后人为纪念李左车建一庙宇,名为霖泽庙,把李左车尊称为沧老爷,是管理冰雹之神,故沧浪渊又曰雹神寺。当地百姓奉为神,建庙祭祀,每逢天旱,烧香求雨十分灵验。《峄县志》卷十载:“霖泽庙在城北六十里,沧浪渊旧为神龙祠,旱祷辄应,宋宣和间赐额霖泽、元至治中知州梁宜有感应祠记,明弘治四年重修。”时至今日,每年农历三月初三这一天,仍是沧浪渊庙会,方圆百里的群众慕名而至,焚香祈祷,期盼人寿年丰。庙会还有物资商贸交流和民间文化交流,其间不少江、浙、徽的客商到此收购山货。只是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各自不同的表现形式和规模而已。

    \

      据当地人士说,沧浪渊还是孔子听沧浪歌处,笔者几经寻觅,史据不确。沧学研究者认为孔子闻沧浪歌应是楚地均州。也有史料记载是山东省枣庄市。如“沧浪之水著于书志者有五:一在于鲁之峄县;其四则皆在楚地。”(清钟岳灵《沧浪赋》)。清张道南《沧浪亭记》)中称:“均地僻壤,孔圣至楚,辙未经歌听孺子,胡为乎来哉!考《峄志》,县北有沧浪渊,邹与鲁接壤,所听之歌在彼不在此。故《孟子》亦从而引之”。尽管目前史学界尚无定论,然“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中渔父所赞美的沧浪清水被后来的人们崇拜为沧浪之水,或许正是沧浪渊由来的缘故。

    \

      沧浪渊的庙宇在1932年也大修过,此后又经过数次修建恢复现貌,建有院墙,占地面积1.5亩,建筑面积180平方米,均为瓦房,室内塑有沧老爷、沧奶奶及侍卫之神象,院内立有碑文,每天都有烧香许愿的游人。
      沧浪渊被《峄县志》称作“邑中胜景”。站在山渊谷底眺望,远处迎面有两座峭岩屏立左右,犹如雄关隘口、险峻异常。两壁之间有一圆锥形水潭,将山口牢牢守住,此处为“莲花池”;攀着北侧的峭壁前移十余步,里面豁然开朗,正前方有一深渊,直径约20米,水色碧绿,水面如镜,此处便是沧浪渊。渊四周峭崖屏立,正面有豁口,一泓涓流飞滴而下,坠入渊中,发出细弱清脆的响声,涤人心肺。渊周巨壁上,生满紫藤,
    形状各异松柏在悬崖夹缝间傲然挺立,顺西面的岩石可攀到壁顶。俯视深渊,但见壁立树匝,险绝异常。紧靠渊西北壁有一单拱石桥,名叫“水火桥”。桥身悬满藤萝花,桥下有一汪泉水清澈见底,涓涓细流汇入渊中。过桥30米,便是霖泽庙,始建于宋代,从南到北分别为神龙殿、大殿、寝宫楼,均为青石建筑。

    \

      如今的沧浪渊依然山青水秀。在抱犊崮自然风景区,熊耳山大裂谷,红山峪民俗村的映衬下,这块文化宝地熠熠闪光。几经修复的霖泽庙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游览者。庙前的拱形石桥虽历经千年风雨,其造型、结构完好如初。桥上两颗平柳婀娜婆娑,虬龙般的树根紧紧盘曲在石壁上,近处一潭清水映云掩日,虽不再是运河的源头,然每至盛夏,飞流瀑布一泻而下仍不失一景。崖石间侧柏、楸桐依稀可见。四面环山梯田、庄稼郁
    郁葱葱,不远处龙门观内十八庵遗址尤存,保存较好的有“清贤”、“竹子”诸庵。伴随着革开放的东风,在“江北水乡·运河古城”战略品牌的推动下,沧浪渊即将迎来枣庄旅游开发的春天。

     \
     

    附:
      《沧浪渊赋》 韩邦亭  
     
      泉归灵沼,其水沧沧。地见寒武之系,渊在凫城之乡。汇长源于远岫,磨画镜而云翔。斯水可资吟咏,可润农桑。护迎人之绿树,凝照眼之朱光。于是临古柏,过山房。不见其底,莫睹其长。势幽深而草盛,波潋滟而风凉。其深也,则为鱼虾藏迹之奥所;其远也,则有花木扬葩之幽芳。闲集万壑之清音,方能去秽;静纳千秋之秀色,在乎随常。是故万象荣滋,不出天造;一溪宛转,未若心忙。
      溯泉而上,临流而建者,霖泽庙也。修殿宇而如旧,渡苍生以常新。几许沧桑?石臼穿而见底;一山葱翠,乔枝乱以逐春。灵祗佑世而有道,群品结缘以多仁。苔染拱桥,青石立其无欲;鸟飞广宇,碧落高而无垠。坛堂聚奄中之名士,庙会多世上之俗身。时有香烟袅袅,愿客频频。盖见香火之盛也。
      若夫闲观一水,思振六翮。望炊烟于墟落,寻真语于川泽。遥岭传晖,采八遐之气象;层岩似卷,铭百世之典谟。韵起哲思,最羡圣人之智;诗接沧浪,欲听孺子之歌。今世之民,常思旧彦之懋举,亦念神龙之硕德。茂林密而云蔚,善路开而霞驳。喜树新风于大道,再传捷讯于轩车。

上一篇:枣庄市博物馆
下一篇:龙床瀑布风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