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保健操“残害”中国少年40多年?

2012-07-18 09:42:33   来源:腾讯--今日话题   点击:
      提起眼保健操,就勾起了每个人对学生时代的回忆,我们似乎从没去考虑过它存在的意义。在07年方舟子质疑眼保健操后,最近一位网友发出的“眼保健操残害中国青少年49年了”的警告再次让我们关注这个公共保健项目。
    也有很多人觉得眼保健操有用,不然为什么做完会有酸痛感呢。部分眼科专家则表示“残害青少年”的说法过于耸人听闻,毫无科学依据。
      眼保健操真的不仅无益反而有害吗?在这样的公共政策制定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时代背景和官场逻辑呢?
    \
    周杰伦示范“眼保健操”
     
     
    眼保健操无益,但不能肯定有多大害处 

     \
    做眼保健操就是揉这些“穴位”
    眼保健操的理论基础和针灸类似
      发明眼保健操这种眼部护理方法的理论依据,是中医理论中关于经络和穴位的说法。通过做操,刺激和眼睛相关的一些穴位,从而达到预防近视的目的。
      遗憾的是,现代医学从来就没有承认过经络的存在,解剖学也没有发现人体有什么“穴位”。如果非要说有“穴位”,那就是淋巴结或骨与骨的连接处。
      问题变得很简单了,首先并没有那些所谓的“穴位”。其次就算有,也没有任何的研究表明那些“穴位”和眼睛的视力有关。一种预防或治疗方法有没有用,不能靠个人的感觉,而要靠临床试验或流行病学调查统计。眼保健操并没有经过临床试验、流行病学调查统计的验证就贸然推广这么多年,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现代医学告诉我们,近视的发生原因是眼球轴长的变长,而做眼保健操并不能阻止眼球轴长的变化。近视的成因、矫正都是现代医学研究出来的,中医并没有搞清楚近视是怎么形成的,如何指望眼保健操发挥作用?实际上迄今为止,国际主流医学界并没有发明出防治近视的方法,近视只能矫正,无法防治,一切号称自己能防治近视的说法都是非常可疑的,详情参见《防治近视的器械药品都是骗人》
    说“残害”青少年,证据不充分
      方舟子在07年曾撰文称“经常用不洁的手接触、揉按眼睛,增加了眼睛感染乃至呼吸道感染的风险(病毒会从鼻泪管进入上呼吸道)”,这是网友认为眼保健操“残害”青少年最有力的证据。然而,“增加风险”与“残害”不能等同。
      眼保健操按摩的部位是眼周皮肤,脏手携带的细菌不一定能够进入眼睛。所以究竟增加了多大的风险,也需要严谨的流行病学调查作为依据。这一问题,卫生部门也注意到了:在老版中有一节为“干洗脸”,考虑学生手上的细菌有可能进入眼睛和嘴部,因此08年的新版将其改为“按头部督脉穴”。
      还有种说法是“自63年眼保健操发明以来,中国青少年的近视发病率高达50%-60%,而不做眼保健操的美国,近视率却只有25%。”这个数据也不能说明眼保健操对视力有害。大量研究表明近视与遗传有关。如果父母两人都是近视,子女也会是近视的可能性高达33~60%;如果父母两人都不近视,则子女近视的可能性只有6~15%。当然,这不是说近视完全和环境没关系,因为基因的表达离不开环境因素的作用,某些环境因素(例如阅读)可能是近视的诱因。
      眼保健操虽然对防治近视无用,但是在眼保健操消耗掉的十几分钟里,人的眼睛是处于休息状态的。让眼睛休息,相比于使用眼睛,对眼睛的健康不会产生更坏的效果。
     
    眼保健操在什么背景下产生、推广?

    \
    “爱国卫生运动”是政治运动词汇
     
    扛着“爱国卫生运动”的旗帜
      “为革命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开始,闭眼……”这段72年版眼保健操的片头曲依然能唤起不少人的记忆。眼保健操的始创者是北京医学院体育教研组刘世明,刘世明爱好中医长于针灸,58年由于青光眼手术,之后视力逐渐衰退,于是他自创一套8节眼保健操,希望对自己的视力恢复有所帮助。
      1963年,北京市体育局拿着这个私人“偏方”稍加改造就在全市推广。在“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这样的“爱国卫生运动”的大背景下,在“弘扬祖国医学”的光荣使命中,眼保健操在北京市各中小学里迅速得以普及和推广。与此同时,在北京市的带动下,眼保健操很快被一些外地城市效仿,并在全中国的中小学里迅速推行起来。
    打着“中医”的招牌
      一直围绕在“眼保健操”周围的关键词就是中医。发明人是中医爱好者、理论指导是中医的经络针灸说、发扬光大者是中医按摩专家。
      确实在上世纪60年代那个历史时期,中医有着很高的“政治”地位。中医在民国时期一度被禁,新中国成立初期也没有什么地位。但是后来毛泽东发现只靠现代医学根本满足不了群众的医疗需求,所以几次肯定中医的作用。毛主席的话在那时候当然就是“圣旨”,所以中医就“乌鸦变凤凰”,地位扶摇直上。当然这个地位是“政治”性的,这与当今的中国人“饱暖思传统”的崇尚中医不是一回事。
      所以只要打着“中医”的招牌,再加上“为革命保护视力”的口号,眼保健操就很容易推广,推广了以后变成传统就不容易再改过来。
      因为眼保健操是几十年前遗留下来的“革命传统”,成了一种惯性。中国人一般不会去怀疑、改变传统。所以这场迟到了40多年的讨论才让很多网友显得那么惊诧、困惑。

    从“眼保健操”看中国的公共政策制定 
     
     \
    不知不觉眼保健操已经推广四十多年
     
    中国的很多官员都是“三拍”官员
      中国盛产“三拍官员”。所谓“三拍官员”是指那些进行决策过程中,一拍脑袋就要上项目;以拍胸脯代替科学细致的可行性论证;决策出了问题,造成损失之后拍屁股异地继续当官的官员。
      在“眼保健操”的推广上,除了媒体、大众后知后觉而致官员没有“第三拍”外,突如其来地拍脑袋(因61年北京市中小学生视力普查结果堪忧)和拍胸脯(以毫无科学根据的个人偏方作为全国推广的保健项目)就是这样发生的。
      我们分析这样“三拍”官员的产生原因,大致有四个:1,可以产生利益;2,可以产生政绩(部分同1);3,惰政;4,预期后果可以承受。
    真正可怕的是这漫长的、平静的40多年
      如果说,在当时的医疗卫生水平和政治背景下,推广一个缺乏科学根据的保健项目尚可理解,那在这之后的40多年一直不加任何本质上的论证、修改则不可原谅。
      说白了,为什么直到今天都没有官员重新审视“眼保健操”这类的传统项目,因为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不仅要花时间、精力去组织专业人员进行大样本的双盲实验,还要顶着被传统支持者辱骂的风险,并且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除了07年方舟子在博文中批评过“眼保健操”外,这么多年都没有媒体质疑过也没有专家反对过,对待公共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我们缺少的并不仅仅是通畅的信息渠道,还有怀疑精神和科学素养。
     
    结语:一项涉及全中国所有中小学生、跨度长达四十多年的强行推广的公共保健项目,不仅没有任何科学的论证,也没有相关部门出面解释,你还敢相信这是一个“保健”项目吗?
     

上一篇:B超男医生说售楼小姐胸健康 随后长时间抚摸
下一篇:iPod touch输错密码被锁 系统提示42年后解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