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收童子尿”与“300万人喝尿”

2012-06-05 10:28:06   来源:腾讯--今日话题   点击:

      最近,南昌的一些小学男厕所中出现了收尿桶。老师还要求孩子们“小便入桶”。原来,这是在为一些私人收集“童子尿”来制药。除了质疑学校是否以此牟利之余,人们更关注“童子尿”本身。
      几年前,浙江东阳一带用童子尿煮的鸡蛋热销一事曾引起很大的争议。而2001年新华社就曾经报道,有消息称我国有300多万人使用“喝尿疗法”治病。
      不过,药厂收集尿液制药和“300万人喝尿”可是两回事。这也是现代医学与传统医学的区别。

                      \
    南昌一些小学在收集“童子尿”
     

    现代医学中,用尿液提取物治病其实很成熟
    尿激酶是一种被FDA批准的抗血栓类化学药品

      知情者透露,收集来的尿是液用于提炼尿激酶,从而生产心脑血管药品。
      尿激酶由人的肾脏分泌,在尿液中可分离出来。人体内有一种叫纤维蛋白的物质,能够形成血栓。而有一种叫纤溶酶的物质能够降解纤维蛋白。尿激酶则能把没有活性的纤溶酶原给激活成纤溶酶。
      所以,尿激酶其实是一种化学药品。在美国,FDA早在1978年就通过了雅培公司的尿激酶生产许可。而在我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批准了此药。
    不过尿激酶的发现和传统医学没有关系
      许多人都以尿激酶的案例举例,来说明传统医学中的“人尿入药”是多么有先见之明。不过,尿激酶的发现半点没受传统医学的“启发”。
      普遍认为英国科学家MacFarlane是尿激酶的发现者。1947年,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他和另一位研究者Pilling的文章。这篇名为《正常尿液中的纤维蛋白溶解活动》的文章提到他们发现了试管中尿液的纤维蛋白溶解现象,经过研究证实这是一种物质的作用,而这种物质就是尿激酶。
      后来人们做了许多的实验,不但能够提取尿激酶,更能将其用于血栓的治疗。根据资料,我国在1978也已经有研究机构将尿激酶用于临床试验。
      1978年,尿激酶是这样被FDA批准生产的(新药审批)——
      →第一步,雅培公司提交新药尿激酶临床实验申请(必须包括新药物理化学资料、动物实验资料等)。
      →第二步,申请生效后,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需要同时进行。而人体实验包括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对象一般是健康的志愿者, 人数5到10名。对剂量、副作用、初期药代动力学进行试验。
      第二阶段——对象为患者, 人数至少100名。了解药物的疗效、用途、短期毒性及药物相互作用。
      第三阶段——对象多数是患者,数百人到上千人, 在医学中心进行。确定剂量, 采用双盲试验, 与对照药比较,观察长期服药的副作用。
      →第三步,雅培公司上交材料,提起尿激酶的生产和上市申请。FDA的消费者安全官员检查上报资料是否完整。检查完毕后,再由药理、化学、药物动力学、细菌学等专业人士来审核,撰写审核报告并呈更上一级主管。最后,FDA召集咨询委员会人员,详细讨论实验结果。
      →第四步,180天之内,FDA给出了答复,批准了雅培公司的申请。
      根据FDA的资料,在1978年一共有121个新药提交了上市申请,通过了86个,雅培公司在这场漫长的新药申请仗总算是翻身了。根据一般数据,新药从研发到批准需要8年。投入当然是有回报的,根据后来的数据,这种药一年能为雅培公司带来2.5亿美元的收入。
      以上过程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大样本随机双盲实验。因为安慰剂效应的存在,也因为一些病本来就能自愈,所以这是现代医学中公认的确定疗效的利剑。
      需要说明的是FDA批准的范围是治疗肺阻塞。而FDA并不认为实验结果能支持这种药能治疗其它的血栓类疾病。而加拿大卫生署也批准了尿激酶,不过治疗范围大一些,还包括清洁静脉导管等。2001年,有公司申请了用尿激酶来治疗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上市许可,结果就被FDA驳回。
    1998年,雅培公司的尿激酶因为生产不规范,有传染风险而被FDA叫停4年(生产监督)
      雅培的尿激酶并不是在人的尿液中提取的。而是在死亡的新生儿的肾部组织培养液中培养提取的。在1998年,FDA在检查中发现,雅培让一个叫作BioWittaker的公司来代工,该公司从有传染病的人的肾脏组织中提取物质。而一些该做的对新生儿和母体的检查都被忽略了。总之,许多程序都不符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
      所以FDA认为,雅培公司的尿激酶有传染疾病的风险。FDA随即叫停。不过FDA其实一度恢复了尿激酶的生产,只是要求其在包装上加上——“生产该产品所提取的肾脏细胞是从许多有传染病(包括热带传染病)的高风险人群中来”。
      几个月后,FDA再次叫停。这是一家公民组织的功劳。公民运动健康研究组织调查发现,雅培的肾组织来自哥伦比亚的一家医院。而那些胎儿和新生儿有患热带传染病的可能。事实上,FDA在一般人眼中够严厉了,但是在公民运动健康研究组织眼里还不够。他们认为FDA袒护大药商,因此常常和FDA对着干。自1971年创办以来,该机构已经让32种上市医药下架或让监管机构对其副作用提出公开警示。让制药巨头们损失惨重。
      2002年10月,经过一番努力,雅培公司的尿激酶再度通过FDA的许可。在说明书上,雅培公司注明,这种药物是在死亡28天以内(非传染病致死)的新生儿的肾脏组织培养液提取,新生儿与母体都要接受包括C型肝炎病毒在内的一系列测试。
      不过在缺席市场的4年内,市场上的同类型产品占有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尿激酶不复当年之勇,2006年尿激酶被雅培公司转卖出去。经过二次倒手之后,握有该品牌的MICROBIX公司找到一家印度药厂合作。不过现在还在再开发阶段。也就是说,现在美国市场上没有尿激酶。
      其实,美国FDA在报告中也说,没有发现任何一例感染个案与尿激酶有关。但是,雅培就因为生产不规范而取消了资格。让这个曾经一年为公司赚两三亿的王牌药就此没落。而在国内,就拿前些日子的“毒胶囊”来说,并没有太严厉的处罚,几番危机公关后,又静默了。
    对比起来能看到,“小作坊从学校收童子尿”其实健康风险很大
      从学校收童子尿的逻辑在于,药厂认为小孩子的尿液比大人健康,风险不高。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其实是小作坊将尿液初步提炼后再卖给大一点的公司。从医学的角度来提炼尿激酶,首先要保证尿液来自健康人体,其次是尿液在8小时之内必须提炼,这样才能保证尿液的新鲜。私人收集尿液,提炼尿激酶的工艺安全性要打个问号,虽然学生的尿液会相对健康,但是学生是否用了抗生素,尿液是否变质这些问题需要专业机构来验证,不能仅凭肉眼来判断。而小作坊主自己是怎么判断的呢?他们说,“尿清,不浑,那就是好尿。”
      这样的健康风险自然不能忽视。这药要注射到体内去,想必每个人想到都会打个哆嗦。
    不过,这和传统医疗的“喝尿”是两码事
    尿激酶能治血栓不代表“喝尿”也有此功能

      尽管尿激酶的发现没有传统医学的“启发”。仍然有人拿这个证明“喝尿疗法”确实是治病的。
      这可不是一回事。根据资料,每公斤尿液可以提取5000单位的尿激酶。而根据说明书和临床试验数据,在治疗中经常一次就给药几万乃至上百万个单位。
      可是一个人不可能一口气喝几公斤的尿。同样的,如果尿液中真的有其他能治病的活性物质,也需要计算剂量,而普通尿液95%都是水,活性物质很少。
    古今中外,许多人都相信“尿”有奇效,认为“尿”能治百病乃至癌症
      国外有个“替代疗法”叫“喝尿疗法”。不管是古埃及、古印度还是17世纪的法国都盛行此道。最为夸张的是,印度前总理德赛公开在电视节目《60分钟》说喝尿让自己保持健康。BBC记者也在泰国发现,许多人相信尿能治疗癌症。
      而在我国的传统医学中,人尿也是可以入药的。《本草纲目》称人尿,“咸,寒,无毒。寒热头痛,温气。童男者尤良(《别录》)。主久嗽上气失声,及症积满腹(苏恭)。明目益声,润肌肤,利大肠,推陈致新,去咳嗽肺痿,鬼气病。停久者,服之佳。恐冷,则和热汤服(藏器)。止劳渴,润心肺,疗血闷热狂,扑损,瘀血在内运绝,止吐血鼻衄,皮肤皴裂,难产,胎衣不下,蛇犬咬(大明)。滋阴降火甚速(震亨)。杀虫解毒,疗疟中(时珍)。”
      所以,人尿被认为“性寒”,在《本草纲目》中有一百多条关于人尿的方剂。总结起来,人尿可以滋阴降火、止血消瘀。而实际上,尿激酶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可能引发严重出血。可见“止血”一说很荒谬。
    和许多传统的“以人入药”的疗法一样,用“尿”治病更多来自迷信的原始思维
      据学者考证,我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应该成书于东汉时期,受到严重的“得道成仙”思想的影响。它的卷首就是,“久服通神明,不能,能化为汞(丹砂)”,“久服轻身延年(云母)”,“久服耐寒暑,不饥渴,不老神仙(玉泉)”等。都是让人通往“神仙”的“好用品”。也说明“中医药物学知识就是在这么一种浓厚的巫韵中,以研究长生,通神明,成神仙为首务的气氛中发展起来的。”(据《走出巫术丛林的中医》,何裕民,张晔,文汇出版社)
      而在传统文化方面造诣极其深厚的台湾学者龚鹏程在他的文章《以人入药》中提到“以人入药与道教尤其渊源”。
      龚鹏程认为“以人入药”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人肉、人血等,属于人身上的一部分;第二类,人尿、人耳屎等,属于人的排泄物、分泌物;第三类,则是死人枕、夫衣带、妇女裤腰等,跟人事有关的药。
      在第一类中,有身体崇拜的性质,比如认为人血有灵力。当然也有“以形补形”,或者“物以稀为贵”的考量。这类药甚至被称为“大药”、“至药”。第三类,则是一种活脱脱的巫术,例如难产就把丈夫的衣带烧成灰喝下。
      值得一提的是,人尿这种污秽之物,怎么就成了药了呢?这类似于“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倚”的物极必反思维,越是污秽的越变成了“圣物”。其实不光人的排泄物,许多动物的排泄物一样被入药,就像专题《中国孕妇的保胎荒唐剧》中提到的“犬尿泥”一样。而童子尿这种东西来自“干净”的童子,当然“至纯至秽”,就好像武侠小说里的“至阴至阳”一样更受追捧。
      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以人入药”的问题,在南非甚至还发生过非常骇人听闻的“杀童入药”丑闻。
      据实证主义哲学创始人孔德提出人类“认识演变的重大规律”,即无论是个人的或族群的各种思辨或知识门类的发展,都先后经历三个不同阶段:神学或虚构阶段、形而上学或抽象阶段和科学或实证阶段。在神学阶段,各种现象被看成一些超自然主体活动的结果,这些超自然主体的任意干涉,被用来说明宇宙间一切貌似反常的现象。其最直接、最明显的形式就是拜物教和巫术。而用人的粪便等污秽之物来驱走病邪属于人类早期的“感应巫术”。可见,这是人类在旧时的普遍问题,而不是一国一民族的特殊问题。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传统医药也开始有了经验累积。只是经验恰恰是不足以证明确切疗效的,需要的是实证研究。比如一个人喝尿之后发现自己血脂降了,可能真正原因其实是他素菜吃得多了,再加上安慰剂效应、自愈功能等等的作用,可见经验并不可靠。
      还有一个问题是,人们以自己的尿什么入药其实是不要成本的。这也是物质匮乏的人们很自然的选择。
    事实上“喝尿”就跟“喝海水”一样,很可能让人脱水,传统疗法的副作用值得警惕
      全球销售量最大的生活科技杂志中文刊名为《科学新时代》曾经撰文讨论过“喝尿”的问题。文章说,尿液中除了水而外其余的百分之五对人也没好处——不然你的身体也不会特意将其排除体外。这部分的尿液包含氯化物、钠、钾等各种人体剩余的电解质。尿液中还有一些酸,是肾脏排泄出的多余有毒物质,但只有大量饮用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但过量的钠会带走细胞水分、让人脱水,而过多的钾则会引起突发性心脏病。医生说,“这就像是饮用海水”。英国饮食协会的海伦·安德鲁斯也认为“喝尿”像是喝海水,并且可能破坏肠道健康。
      而尿激酶则不同,经过了大量的临床试验和市场反馈报告后,人们很清楚此药的副作用有哪些,也清楚怎么抢救。
    因此,我国尝试“尿疗”的几百万人,请更谨慎
      无奈的是,“喝尿疗法”并非天方夜谭,也不是个例。世界范围内都有许多“喝尿疗法”的拥戴者。一些传统医师也在很认真地考虑和研究此方法。在中文期刊论文资料库中能看到大量的此类研究资料。据新华社2001年的报道,来自辽宁省一次尿疗学术研讨会上的消息说,辽宁有3万多人是尿疗的实践者,而我国有300多万人在采用尿疗治病。
     
    结语:第一,传统医药并非百无一用。但要入药,靠的不是神灵也不是经验,而是实证,FDA批准与监管尿激酶可作范本。第二,小作坊收购童子尿,提纯卖给药厂;小作坊从皮革提取明胶,卖给药厂……这样的现代医药制造也让人无语。而FDA与尿激酶也是范本。

上一篇:4日早报:绿衫军取消训练课 科比获男士选择奖
下一篇:台美女情报官惊艳亮相 被封岛内最美女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