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后回归,幸福来之不易

2012-09-14 14:30:23   来源:楚天都市报   点击:
      她上大学的时候,他在异乡打工,两个世界偶然交集,他们成了恋人。冲破障碍结成夫妻之后,他们又经历了婚外诱惑的考验。如今他们仍然在一起,彼此都认为幸福。
      ■讲述:海庭(化名)
      ■性别:男
      ■年龄:34岁
      海庭(化名)说他看别人大多是来讲伤心的伤感的故事,他想跟读者分享一下自己的幸福,不过,他的爱情婚姻也有波折,如今的幸福来之不易。
      
      两个世界的偶然交集

      我和老婆绮馨(化名)一直不被人看好,但我们磕磕绊绊地走到了今天。七夕晚上,我们没有去外面过节,而是在家里翻出一些旧书信和老照片,一起回忆我们相恋的那些事。我突然问绮馨:“跟我说实话,你幸福吗?”她久久地望着我,最后眼睛湿湿的,哽咽着说:“幸福。你呢?”我说:“我也是。”
      我俩是高中同学,高中时并没有什么来往,毕业后也各奔东西。绮馨上了大学,我复读一年后还是名落孙山,在家消沉了一段时间后就去广东打工了。
      2000 年的一天,绮馨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都差不多想不起她是谁。那时,我在佛山的一家工厂打工,绮馨临近毕业去广东找工作。当时,她工作没找到,钱也用完了,辗转找到我的联系方式,“投奔”而来。我把她带到一家餐馆,她的狼吞虎咽让我心酸,可想而知她那段时间有多么窘迫。吃完饭,她把嘴一抹,装出大大咧咧的样子说:“要不,你跟厂长说一下,我就在这里跟你一起打工吧。”我说:“这怎么行,你是大学生,要当白领的,这么个小厂哪有适合你的工作呀。”我给她买了张回武汉的火车票,把她送上了车。她执意要我告诉她我的详细地址,她说回去后把火车票钱还给我,我说,先欠着吧,也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会以债权人的身份去找你呢。她说,那我们要是一辈子都见不着呢?我开玩笑说,那你就欠我一辈子吧。绮馨那样说不是没来由的,我们虽然是高中同学,但并不是老乡,她是外县来借读的。
     
      她谎称我是她男朋友

      这是我和绮馨高中毕业之后的第一次相遇。那之后,我们彼此无联系。我感觉到,她是想跟我保持联系的,但我不想。那时,我很自卑,觉得自己一个打工仔,跟那些上了大学的同学生活在两重天。两年后,因为父亲病了,我从广东回到了武汉。
      找工作好难,待遇好一点的要学历,待遇太差的我又不愿干。想来想去,我想到了绮馨,因为听同学说,她在一所重点中学当老师,我想,中学老师认识很多家长,人脉广,也许她可以帮忙引荐一下。但犹豫来犹豫去,实在不敢找她,我怕她有想法,以为我是去“讨债”。没想到,我在武汉联系另一个同学时,那同学告诉我,绮馨这两年一直在打听我的消息。我有点感动,一冲动就联系了绮馨。
      感谢那时的冲动,让我拥有了爱情和婚姻。绮馨帮我在她一个学生家长开的公司里谋了份工作,待遇还不错,我知恩图报,工作也很努力,没多久,老板就给我升了职。有一天,老板笑着对我说:“你女朋友真不错啊,你要抓牢哦。”我一头雾水,谁是我女朋友?看到老板一脸的诧异,我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一定是绮馨为了帮我谋工作,对这学生家长说我是她男朋友。
      果然,绮馨承认了。我很生气,责怪她不该撒谎,让我难堪。她也生气,委屈地说:“你以为这年头找份工作容易吗?”但这事太伤我自尊心了。我毫不犹豫地辞职了,换了家公司,一直工作到现在。
      我心急地问:“那你们后来是怎么恋爱、结婚的呢?”海庭显然是个慢性子,他不紧不慢地说:“您别急,听我慢慢讲。”
      我跳槽后,绮馨周末时常来找我。我也觉得有些愧疚,有点忘恩负义……不知不觉间,我俩越走越近,就这样成了恋人。后来,我问过绮馨,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她以玩笑的口吻说:“我那时不是正失恋了吗?被人甩了很难受,说你是我男朋友总比没男朋友强吧,何况你那么帅,也让我有面子啊。”我说,可是我没学历啊。她故意模仿我的语气说,可是你有骨气啊。
      或许,爱一个人没那么多理由吧,我们就这样恋爱了。
      
      那个秘密我想隐瞒一辈子

      但我们的恋爱遭到了两边家庭的极力反对。我的父母反对,是因为绮馨的父母专门去找我父母谈,说我们俩不合适,结婚后不会幸福。我妈哭着求我说,儿子,你放手吧,我们不配人家,结了婚你将来也会受气的。
      谈恋爱的那两三年,我们老吵架,都是为要不要分手吵,我说没信心,她说我没自信,吵狠了就说分手,没分几天又和好。
      2006年,两边家庭都松了口,我们决定结婚。绮馨主动提出不办婚礼,出去旅游一趟。她太善解人意了。那时候,两边家庭只是勉强同意我们在一起,还远没有融洽到心无芥蒂地坐在一起喝喜酒的分上。再则,我猜想她也不愿意在婚宴上,让那些同事议论我们是否般配。
      结婚后,我们先是租房住,孩子出生之前,我们终于住进了自己的新房,虽然面积不大,但很温馨。搬进新房的头一个晚上,我摸着绮馨的大肚子说:“我要让你和儿子永远幸福。”她把我的手打开,嗔怪道:“你想儿子想疯了?我偏生个女儿。”
      我问:“结婚这些年你们一直无波无澜很幸福吧?”海庭犹犹豫豫地说,多少还是有些波澜吧。我问他是些什么事,他说了很多鸡毛蒜皮的家庭琐事,但我感觉他似乎还有更重要的内容没说。因为他说下午还要上班,我便放弃了刨根问底。隔了两天,他终于还是在QQ上跟我讲了他们婚后生活中的波折。他说,他起初不讲是有顾虑。
      2010年,我们的婚姻经受了一次严峻考验。那年暑假,我刚刚升为经理,工作很忙,每天加班加点。也许正是那段时间忽略了绮馨,她才发生了那样的事。
      一直到11月,我才有些感觉,绮馨似乎对我比以前冷淡多了。我说,天冷了,该添置秋衣秋裤了,她说,你手上又不是没钱,你自己去买呀。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的衣服鞋子全是她给我买,我想自己做主都不行。我观察来观察去,还使了一些小手段,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她跟一个男人在搞网恋,似乎还陷得很深。那段时间我很痛苦,想直接向她挑明,又不敢,我怕一说破我们的感情就完蛋了。我们俩走到一起不容易,我很珍惜,不想失去她,不想孩子缺爸少妈。
      好在,她迷途的时间不长,2011年春节时,我明显感觉她的心回来了,她对我那么好,明显有因愧疚而补偿的痕迹。到了这时候,我还是不想挑明,我怕她难堪。大约是在2011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们一起看一个电视连续剧,里面讲的是婚外情,看着看着,她突然换了频道,还嘟囔:“都是假的,没意思。”似乎是说电视剧假得没意思,又像在说婚外情没意思。我感觉是后者。那天夜晚,她突然主动向我发出爱的信号,而且整个过程中,她表现得很激烈,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结束后,她竟躺在我怀里哭了很久。我什么也不说,任她哭。我想,她是真正回到我身边来了。
      后来,我们又像从前一样过日子,关于那件事,我至今都没问过,一辈子都不会问。

上一篇:爱上那个小我七岁的好男人
下一篇:小三悲哀:我被情人转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