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网 > 新闻资讯 > 社会焦点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

2018-03-03 10:12:44   来源:枣庄网整理   
        中国出台“二孩政策”已有两年多,但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人口出生总量和出生率不升反降。今年两会即将召开,据界面新闻3月2日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他认为只有放开三孩政策才能使人口稳中有升。  
     
    另据正义网2月26日报道,朱列玉还计划在今年的两会上提交将虐待儿童罪纳入刑法的议案。
     
    建议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
     
         新闻记者从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朱列玉处获悉,他今年将递交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的议案。他在议案中写道:“中国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达20余年,如不尽快调整人口政策,增加人口,中国将会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故建议尽快全面放开三孩政策。”
    \
    朱列玉 图自广州市律师协会网站
     
         为何要建议放开三孩政策?“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效果和预期有着很大的差距,不仅没有引起人口的井喷,人口出生率还是在下降”,朱列玉表示。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也是中国实行“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二年,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人口出生率同比下降了0.52‰,只有12.43‰。
    \
    国家统计局数据
     
        朱列玉在议案中表示,从2014年1月开始,全国各省陆续放开单独二孩政策。按照事先的预计,2015年,单独二孩的政策效应将明显出现,年出生人口估计会持续增加到1700万,甚至1800万。
     
         但实际情况是,2015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4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为12.37‰,2015年为12.07‰。
     
        2016年,我国“全面开放二孩”政策实施,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91万人,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
     
        “但有关部门忽略了还有一个原因导致2016年出生人口增加,就是2015年是农历的羊年,按照我国部分地区的习俗,老百姓不愿意在羊年生孩子。”朱列玉称,2017年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0.52‰,种种数据表明,人口政策的调整并不能决定人口出生。
     
        朱列玉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人口出生还受家庭收入水平、抚养成本压力、生育价值观念、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他指出,国际上一般认为,总和生育率达2.1可保持人口更替。中国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达20余年,如不尽快调整人口政策,增加人口,中国将会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
     
        此外,朱列玉还表示人口适度增加有利于发展。一方面,可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可以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争取时间;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人口结构的优化和社会的正常延续,利于解决“用工荒”问题,有效解决人口老龄化及社会养老问题,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
     
    \
    江苏省仪征市首家民政综合体--真州养老服务中心 图自视觉中国
     
        他说:“人口是未来民族之间最根本的竞争。人是民族实力的承载者。未来民族之间长期竞争的实质既是科技的竞争,经济的竞争,也是人口的竞争。”
     
    如果中国将来全面放开“三孩政策”,能够扭转当前的人口局面吗?
     
        朱列玉分析,这对提高生育生平能够起到一定作用,“可以释放一部分生育能力出来,让人口下降的情况转为持平或略有所增”。
     
        在他看来,若将来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人口出现稳中有升的现象,可以稳定很多年;如若放开三孩政策以后,人口仍是下降或者持平,就可以考虑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
     
    建议将虐待儿童罪纳入刑法
     
        近年来,虐童事件频发。去年年底的上海携程亲子园事件和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朱列玉对此也格外关注,指出非刑事性儿童立法缺乏对虐待儿童行为的制裁规定。
       据正义网2月26日报道,朱列玉计划在今年的两会上提交将虐待儿童罪纳入刑法的议案。
     
        朱列玉表示,我国当前对惩治虐待儿童行为的非刑事性立法主要有《宪法》《民法通则》《婚姻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义务教育法》。但此类法律并没有具体规定如何防控、查处虐待儿童的行为,也未提供有效的处罚手段,只有一些禁止性规定,虽带有宣示作用却并无惩治行为人、预防虐待儿童行为发生的效果。
     
        朱列玉认为,就目前来看,处理虐待儿童行为的手段多是行政处罚,与儿童及其家属受到的伤害相比,此种处罚显得太轻微。一方面这样的处理结果无法抚慰受害儿童及其家属,另一方面,刑罚与犯罪的危害程度不相匹配会导致虐待儿童的代价和成本过低,行为人会更有恃无恐地钻法律漏洞,继续威胁儿童的成长环境,难以起到威慑和遏制类似行为的效果。
     
         他说,“虐童”行为对被虐待者或多或少都会造成一定精神折磨和摧残,对人的心理和身体健康发展形成一定阻滞,严重的“虐童”行为会对受虐儿童留下一定的心理阴影,终其一生都很难除去。刑法作为利益维护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最具有震撼力和威慑力的。在刑法中增设虐待儿童罪对保护儿童具有重大意义。
     
    建议将虐待动物罪写入刑法
     
        大家还记得云南丽江女子因退货遭拒、残忍将猫剥皮的新闻吗?光是去年,就有大量耸人听闻的虐待动物事件不断刷新人们的三观,但是除了社会谴责之外,并无其他解决方案。
     
    为此,朱列玉建议,尽快将虐待动物罪写入刑法。
     
        朱列玉认为,严重伤害动物的行为有违公序良俗,危害社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而一些严重伤害动物的行为甚至还与犯罪行为相交织,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权益,危害公共秩序。
     
        他表示,目前世界上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出台了有关反虐待动物的法案。而在国内,对于野生动物以外的工作动物、经济动物、娱乐动物等都没有有效的法律保护机制;即便对于野生动物而言,单纯的虐待行为也并不能够构成犯罪。我国的动物保护立法亟需与世界标准“接轨”。
     
    中国法律界“议案大王”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国家一级律师,朱列玉在中国法律界有“议案大王”的称号,在担任法官多年后,长期从事律师工作,现为全国人大代表。
     
        除了在理论研究反面颇多建树--曾参与《国际法律大辞典》国际投资法篇的编写,朱列玉还走基层接地气,提交了许多有影响力的提案的建议。
     
         在2013年两会期间,朱列玉针对垄断国企赚的多向中央财政交的少提出意见,并建议修改反垄断法。他还建议从2013年开始,在国庆、春节、清明、劳动节这四个节假日,实行全国范围内免费乘坐火车。当时,这条建议一出,引发网民议论纷纷,轰动一时。
     
    仅在2017年,朱列玉提交的提案和建议就多达23项。公开见报的有:《在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增加副部级编制》《从源头上监控和解决工业污染问题》《修改《刑法》对特别严重破坏环境判处死刑》《鼓励乡贤回乡,建设美丽乡村的建议》《新进国家监察委工作应当通过全国统一国家监督员资格考试》《修改《婚姻法》司法解释24条,离异配偶只应在分取共有财产范围内对另一方的借款承担连带责任》《取消小汽车年检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救助人权益保护法》(好人法)《 加强环保监测平台建设》《发卡银行承担银行卡上资金被骗被盗的第一责任》《关于实行制造业实用房制度的建议》《把最高人民检察院民行厅升格为副部级的民事行政监督局下设四个厅》《推进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缓解“夹心层” 压力》等。

上一篇: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认定管理有关问题明确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