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小平南巡:事前中办凌晨发绝密电报

2013-12-12 09:13:38   来源:央视《对话》   点击:
      陈伟鸿:好,谢谢大家的掌声,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我们今天的《对话》。此刻呢,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深圳的莲花山公园,大家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这里是一座伟人的雕像,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20年前的春天,已经88岁的邓小平先生就从这里开始了他的南巡之路。而20年后的这个时刻,新近履新的习近平总书记,也在莲花山向邓小平的塑像,敬献了花篮,同时也开启了他履新之后的第一次考察之路。

      今天在《对话》节目的现场,我们请到了三位长者,他们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亲历者,而且呢,也跟刚才我们提到的邓小平和习近平,都有过亲密接触,来,我们掌声欢迎三位嘉宾。

      李灏:原广东省副省长兼深圳市委书记,于1985年到深圳主政,一度给人以“铁腕”印象,邓小平二次南巡时,李灏任深圳市委书记。

      梁广大:原珠海市委书记,市长,于1983年到珠海上任,1998年退休,是中国5个经济特区中主政一方时间最长的官员,邓小平二次南巡时,梁广大任广东珠海市市委书记。

      陈开枝:原广州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直接负责了邓小平二次南巡的全程接待工作,时任广东省委副秘书长。

      陈伟鸿:我们也知道创办经济特区,其实就是一次大胆的实践,在1984年的时候,小平就曾经有过一次南巡,那一次是为了来解决深圳特区,珠海特区,我们所创办的特区,到底是不是应该办下去,到1992年的时候,特区的建设又面临着一轮新的争论,于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小平又一次的南巡,我想问问陈开枝先生,小平1992年的南巡您是全程的参与者,当时在什么样的场合知道,小平要来南巡了?

      陈开枝(原广州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1992年元旦的凌晨五点,中共中央办公厅给中共广东省委发了一个绝密电报,这绝密电报只有一行半字,就说中共广东省委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请你们做好接待,安全工作。

      这个电报呢,经过翻译,上午的九点多才送到省委书记谢非同志手上,谢非同志看了电报,就要找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

      陈伟鸿:您当时担任的职务是。

      陈开枝: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因为当年那个秘书长很少,只有一正一副,那个我说,我在南海那个沙头镇,他用一名能够听得懂的话跟我说,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家要来了,请你赶快来做出安排。

      陈伟鸿:你当时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

      陈开枝:因为我们这几年太压抑了,早就希望这个老人家要来了,也想到他一定要来了,不来中国的问题不能解决了。

      陈伟鸿:究竟因为什么而压抑?

      陈开枝:1989年风波以后,整个我们国家笼罩着一种非常沉闷的气氛,“左”的思想全面抬头,这个时候呢,已经有人连引进三资企业都反对,很高层的领导说多一个三资企业,就多一分资本主义,他说他们不要,所以在这样情况下,说休息,我就绝不相信是来休息的。

      陈伟鸿:那您觉得是来解决什么问题的呢?

      陈开枝:来解决中国的大问题。

      陈伟鸿:这个大问题对于当时的经济特区的主政者来说,可能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争论,到底经济特区姓“社”还是姓“资”,我想问一问李灏书记跟梁书记,你们当时在深圳,在珠海遇到过这样的一些争论吗?

      李灏(原广东省副省长兼深圳市委书记):小平的第二次南巡,当天到的上午,本来是休息的,他就要出去看一看,一上了车就问我,你深圳发展得怎么样,外资占比例多少?我说大概占25%左右,四分之一左右,他最大最重要的一句话是,没有想到你发展那么快,第一句话。第二句话,特区姓“社”不姓“资”。

      陈开枝:他那个九点到了以后,九点半就回到迎宾馆安排好了,十点钟他跑出来,对着我说快点调车我要出去。

      陈伟鸿:马上就要出去。

      陈开枝:马上要出去,我就给他说,这个方案送到北京,你都看过的呀,考虑到您老人家年纪那么大,搞了两天两夜很累了,所以上午到了就休息了,他就说,你不知道啊,我坐不住啊,为什么坐不住啊?因为听到风言风语太多了,说的怪话连篇太多了,所以他也有很大的压力,所以他要急着出去看看,所以上午出去越看越高兴,后来我扶着他上车的时候,他又冒了一句,那些人真放屁,那些人真放屁啊。那就是当时就是那种反对办特区,反对改革开放,那种声音太强烈了。

      梁广大(原珠海市委书记、市长):我感觉当时1992年来的时候,正是我们最盼望他来的时候,李灏书记接待了小平以后就,23日吧,就送他到蛇口码头,我见到李灏,他们到了下车了,看到我来接车的时候,我很快就跑上去,我说邓书记啊,我盼你来盼了很久了,珠海人民盼你来也盼了很久了。

      陈伟鸿:他说什么?

      梁广大:他说我也想来看看你们啊,所以后来就,我就介绍跟我来的人,给他介绍,然后小平就跟李灏他们告别了,我们就登上船,一上船的话呢,我们就把心里话就跟他汇报了,当时我压抑了很多的思想,当时那个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过去老大哥我们向它学习的,为什么一夜之间老大哥就倒下去,对我们压力很大。另一方面,我们国内又曾经发生过春夏之交的“六四”风波,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当时理论很多,到了我汇报了珠海情况以后,我把我压抑的思想跟他汇报,第一个汇报呢,我感觉是什么呢?我感觉现在我们很多政策制定不久又改了,又调整了,小平马上觉得,这是“左”,也有“右”。

      “左”是根本的,它打着革命的旗号,很有欺骗性,一些所谓专家、经济学家,拿着大帽子吓唬人,“左”的东西在我们党内可怕,当时他的女儿毛毛说,你三上三下就是受“左”的影响,后来小平点头,小平又举起三个手指,后来我接着说,现在有些人还说我们珠海这样搞,实际上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那一套,小平又马上回答这个问题了。资本主义,说我们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也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社会主义也有市场,市场经济也不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这样的话呢,大家又解决我们压抑几十年,不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大家为这个问题,鼓掌(时间)最长了,热烈鼓掌。

上一篇:韩媒:张成泽因试图让金正男取代金正恩被肃清
下一篇:国家认监委称正调查官员被指暧昧聊天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