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20多年后重新归来 普京颁"劳动英雄"奖引争议

2013-05-04 09:26:34   来源:环球时报   点击:
       俄罗斯总统普京1日向5名劳动者颁发“俄联邦劳动英雄”勋章,苏联解体20多年后“劳动英雄”重新归来。普京这一“继承传统”的做法在俄罗斯国内引发截然不同的评价,支持者认为恢复“劳动英雄”有助于提高社会对劳动者的尊重,但反对者却批评他是重拾“苏联时期的残渣”。有西方媒体也对普京“巴结斯大林主义”表现出不屑,并称普京之所以“拂去又一个共产主义遗物上的灰尘”,是为了利用普通劳动者对苏联的怀念聚集人气。虽然对俄罗斯的“动机”有许多猜测,但人们对它背后的一个事实并没有多少异议:如何改善普通劳动者尤其是体力劳动者不受尊重、生活境遇差等问题,仍是世界许多地方需要面对的难题。
      “劳动英雄”卷土重来
      “今天首次颁发新的国家奖章——俄罗斯联邦劳动英雄金质奖章。可以说,该奖的设立不仅是为了表彰那些通过自己的劳动为祖国争光、立下卓越功勋的人。恢复‘劳动英雄’称号,也是在继承传统、恢复时代与几代人牢固联系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普京1日在圣彼得堡康斯坦丁诺夫宫的颁奖仪式上表示。“俄罗斯之声”报道称,劳动英雄奖章从此成为俄罗斯第二大荣誉称号,仅次于“俄罗斯英雄”。首批获奖的5个人分别是矿工梅利尼克,车床工丘马诺夫,机械工程师孔诺夫以及神经外科专家、俄科学院院士科诺瓦洛夫和俄罗斯著名指挥家格尔吉耶夫。
      “苏联解体后,‘劳动英雄’奖也随之消失,不过它现在正卷土重来。”英国广播公司1日称,在苏联时期,这个在五一国际劳动节颁发的奖章具有极大意义。不论是矿工、联合收割机的驾驶员还是核能科学家,人人都有机会通过努力奉献而获得该奖章。现在普京恢复苏联时期传统的“劳动英雄”奖,寻找新的国家楷模。路透社说,“劳动英雄”奖项的名字只是与斯大林时期的“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奖略有不同,奖章也与斯大林时代的奖章惊人相似,不同的是,挂着五角星奖章的红缎带变成了白蓝红三色,五角星上的镰刀锤子图案变成了俄罗斯双头鹰。
      俄新网报道说,普京于今年3月29日签署总统令,恢复苏联时期家喻户晓的“劳动英雄”奖章。总统令中特别提到,“劳动英雄”奖章佩戴于左胸前高于其他国家奖章的位置。这一奖项的评估对象不仅包括产业工人,还包括那些“靠双手和头脑做事的人”。根据普京的指示,将为获此殊荣者在其家乡竖立铜像。上世纪20年代,苏联一些工厂开始授予优秀工人“劳动英雄”称号,随后该称号在国家层面确立,1938年后该称号改为“社会主义劳动英雄”。到1991年苏联解体,共有2万多人获得这一荣誉称号。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1日称,这并非普京首次恢复苏联时期的符号以填补后苏联意识形态真空。2000年担任总统没多久,他就恢复了苏联国歌旋律,后来又恢复了苏联的阅兵式,现在普京再次利用人们对苏联的怀念颁发“劳动英雄”奖章。近来,俄罗斯国内还有要将伏尔加格勒永久恢复为斯大林格勒的动向。
       “复兴的财富还是苏联残渣?”
      许多俄罗斯专家为恢复“劳动英雄”叫好。莫斯科“回声”电台援引俄战略交流中心副主任阿布扎洛夫的话说,这一称号可以让人们明白政府在关心他们,并尊重他们的劳动。这一称号的设立能够提高俄罗斯人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效率,有助于推动国家发展。俄新社称,俄罗斯专家普遍认为,恢复这一称号有助于恢复对劳动者的尊重。俄联邦社会院成员格里戈利耶夫称,恢复这一称号是一项十分重要的举措,人们不仅需要金钱,而且需要精神上的鼓励。
      不过这一做法也遭到不少人的反对。《莫斯科共青团报》2日以“劳动英雄——是复兴的财富还是苏联时期的残渣?”为题称,一些人对模仿苏联的做法提出批评,俄罗斯总统人权委员会成员顿杜列将这一称号称为“苏联时期的残渣”。他说,这种奖励已不符合时代的要求,现在人们需要的是更多的物质奖励。俄“生意人”广播总编辑艾格尔特表示,这种寻找新英雄的方式是死路一条,因为与苏联不同,俄罗斯现在没有一种获得广泛认同的意识形态,并且自我认同感不如以往,因此过去的英雄不适合现在,现在的英雄要么充满争议,要么根本不存在。
      一些西方媒体也流露出对普京的质疑。美国《芝加哥论坛报》1日称,普京喜欢否认他正使俄罗斯重新回到苏联,但现在他“拂去了又一个共产主义遗物上的灰尘”。普京毫不掩饰他呼唤保守价值观的企图,希望激发工人阶级的爱国主义,以反击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示威者的威胁。英国《每日电讯报》称,普京利用人们对苏联的怀念提高其人气,以牢牢抓住蓝领选民,他被指责“巴结斯大林主义”,普京本人对此并不承认。
      德意志广播电台2日说,虽然有争议,但是普京此举获得工人阶层的肯定,一个强大和繁荣的俄罗斯,仍是很多俄罗斯人的梦想。
      普通劳动者各国差异大
      在普京为“劳动英雄”颁奖的同一天,俄罗斯各大城市举行“春天与劳动节”游行活动。《环球时报》记者在莫斯科看到,各党派分别组织了游行活动,但主题都是“关注劳动者的权益和福利”,许多人举着的牌子也都与“退休金改革”、“劳动者权益”相关。事实上俄罗斯劳动者的待遇还算可以,而且俄罗斯节假日众多,每年还有28天的法定带薪假期。
      相比之下,一些低收入国家普通劳动者所面临的生活境遇差、得不到社会尊重等问题要严峻得多。美联社报道说,5月1日当天,成千上万低薪工人走上街头,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印尼、柬埔寨、菲律宾等国工人高呼口号,控诉大企业的压榨和生活成本高涨。《印度快报》1日称,在自动化和高科技的今天,工人及工会的力量在削弱。而同时,许多工人依然生活艰苦,比奴隶强不了多少。印度制衣工人维达说:“虽然是公共假日,但对我们而言只是又一天而已。工人被迫领取极低的工资。如果工人不能实现生产目标,就会被解雇或辱骂。人们甚至不能请假,没有工作保障。”
      在这方面,发达国家的情况要好许多。以制造业大国德国为例,工人阶层已不是简单的“体力劳动者”,所有上岗工人全部经过3年以上的职业培训,德国工人的工资也不低,月均在3000欧元以上。在很多领域,工人收入甚至超过白领。另外,建筑等辛苦行业另有最低工资标准。各个行业的工人都有医疗保险,每年还有30至40天的带薪休假。

上一篇:邓小平唯一孙子邓卓棣 当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副县长
下一篇:香港向芦山灾区捐款1.73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