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为什么选择王者归来?

2012-05-26 12:07:07   来源:人民网   点击:

    \

      2012年堪称全球独一无二的大选年,而这其中最令西方焦虑甚至忧虑的则是俄罗斯大选:因为一向对西方强硬的普京再度出山。为此西方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倒普风潮----理由自然不会是普京的反西方倾向,而是最冠冕堂皇的反对专制。俄罗斯国内的反对党,包括俄罗斯共产党,不管是出于政党利益还是受西方控制,均积极地配合西方,频频举行规模不等的抗议示威(值得中国大陆反思)。好在俄罗斯是世界大国,最终顶住了西方干预内政的惯用策略:普京第一轮就以绝对多数(超过百分之六 十,第二名仅获得17%的选票)赢得大选。普京的大胜,自然令西方的谣言----大选作弊、大选不公正----破产,谁都明白,有这样的支持度,根本就不需要舞弊。
      面对普京强势的王者归来,不由不令人思考,何以一个被西方竭力妖魔化的政治人物,却能在俄罗斯如此得人心?当然,这与普京八年总统、四年总理表现出色密不可分,但真正的原因,恐怕还要回溯到叶利钦时代。
      叶利钦及其时代,西方推崇备至,认为是俄罗斯的民主黄金时期。叶利钦去世时,在西方更是备享哀荣。美国总统布什评价说:“叶利钦总统是历史性人物,在重大时刻为他的国家服务。在苏联解体扮演重要角色,帮助奠定俄罗斯自由的基石,也是他国家历史上首位民选首领。”法国总统希拉克:“世界会怀念叶利钦的勇气、坚忍和政治路向,他令自由得到胜利,引领俄罗斯走向民主。”英国首相布莱尔则叹息“当我听到叶利钦逝世的消息之后,感到非常悲哀。他是一个不平常的人。”法新社认为俄罗斯在叶利钦的治下,不仅在政治、经济上大步向西方以民主自由为核心的社会制度靠拢,而且在思想、言论、学术领域甩开锁链,开放禁区,鼓励探索。
      但令人吊诡的是,叶利钦在本国却是声名狼藉,甚至被视为历史罪人,到今天只有1%的俄罗斯人愿意回到叶利钦时代(愿意回到斯大林时代的比例为4%, 勃列日涅夫时代,为36%;愿意生活在普京时代的最多,为45%)。他亲自挑选的继任人普京也认为其时代是俄罗斯“三百年来最黑暗的时代”。有苏联良心之称的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索尔仁尼琴1998年是这样拒绝叶利钦政府颁发的“圣安德烈荣誉勋章”的:“目睹俄罗斯从欧洲强权的巅峰,堕落到当前如此悲惨的地步,我无法接受任何荣誉。”俄罗斯历史学家也认为,俄罗斯历史上有四大灾难:分别是蒙古人占领、拿破仑来犯、希特勒入侵、叶利铃的民主时代。
      自然,最有说服力的还是百姓的评价(以下内容摘自维基百科叶利钦条目):
    53岁退休工程师基尔斯科娃:“叶利钦时代坏透。国家所有资源一下子全落入少数人手里,给我们带来寡头财阀。他是恁谁都不会忘记的糟糕领导。”
    66岁退休工会成员布拉绍夫:“苏联瓦解后,我们其实需要一段较顺畅的过渡,但结果得到的却是充斥不公和欺诈的乱局。他的时代甚至比勃列日涅夫那阵子更差。”
    44岁司机伊万诺夫:“他创造了一个由歹帮控制的国家。他除制止了一场反戈尔巴乔夫的政变,无干过好事。”
    47岁医生科季尔尼科娃:“叶利钦统治下生活水平下降,社会分化。科学不获资助,许多科学家离婚或自杀。他没有真正代表我们的利益,而是以美国利益为先。”
    20岁学生奥梅尔先科:“他使我国非常穷困和堕落。他酗酒。他干得最好的是选了普京继任。”
    61岁退休牙医弗拉基米尔:“我信任他,他却卖国。他做的一切都为贪官。”
    44岁退伍军人阿莱姆巴耶夫:“我们原能轻易结束车臣战争,但军政高官却发战争财。”
    20岁大学生乌利瓦诺夫:“我不满他非法地、甚至犯罪地进行私有化。”
    叶利钦国内外截然相反的评价,用中国的一句谚语就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他在墙外香的是“民主”,墙内臭的是民生。不过,如果透过西方布下的“民主迷雾”,我们会发现叶利钦时代恐怖是既无民主,更无民生。
      俄罗斯1992年获得独立后,即全力施行西方制订的休克疗法,第一个月物价飞涨到460%,一个之后上涨到2600%,众多百姓终身积蓄瞬间化为乌有。休克疗法导致物价上涨是预料之中的,但只要西方进行援助,减免债务仍可渡过难关。此前实行休克疗法的波兰就是如此获得成功 的(所欠西方债务全部一笔勾消)。但这一次西方对俄罗斯却是另一套做法:给俄罗斯的援助仅仅够支付西方债务的利息!更别说减免债务和其它援助了。在这种背 景下,俄罗斯的政治矛盾一下尖锐起来:叶利钦决定实行总统制,而同样是选举产生的人民代表大会要求实行议会制。双方不论在改革政策、新宪法内容、俄罗斯政体以及外交政策都出现严重分歧。
      1993年9月双方走向摊牌,叶利钦首先解除副总统鲁茨科伊职务,并成立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以取代最高苏维埃的旧有角色。9月21日,叶利钦并宣布俄罗斯联邦新立法机关——联邦会议将于年底大选;而同一天,俄议会主席团通过致俄罗斯公民书,废止叶利钦中止议会权力的命令,停止叶利钦的总统职务,并宣布将刚被叶利钦免职的鲁茨科伊,接替其总统职务。
      从9月24日开始,叶利钦下令军队包围议会大厦,举国震动。最初中断国会对外联系,随后进一步停止供电、供水。约10月3至4日,双方谈判未有进展时,叶利钦下令政府军进攻议会大厦,战斗长达10小时后。事件中,多份苏共报纸被停办,议长哈斯布拉托夫一派的人被捕,俄罗斯官方指共造成142人死亡,744人受伤。
      由于用自己的军队攻打人民代表缺乏正当性,于是叶利钦就采用金钱收买:参与攻打的军人,列兵每人十万卢布,军官一次性二十万到五十万卢布,坦克乘员(军官自 愿者每人五百万卢布)。当年苏共的传统力量发动“八一九”政变时,如果也用到叶利钦的金钱收买,或许也早就取得了成功。
      面对叶利钦公然动用军队进攻和杀害(算的上是屠杀吧)民选议员(其性质之恶劣应该胜过今天的叙利亚、卡扎菲),西方却没有人指责他是独裁者,相反在政治上继续给予坚定的支持。他死后,更以“建立民主”之名赞誉他。
      从西方来讲,俄罗斯产生服从于西方的“民主”最为重要,但对于百姓来讲,则是民生。休克疗法失败后,叶利钦又进行改革尝试。但其结果是产生了大量的“新莫斯科人”:叶利钦的支持者成为新的寡头,控制着国家50%以 上的国内生产总值(这是不是可以称为民主带来的利益集团?权贵资本主义?)。而百姓连低薄的工资和退休金都无法保障。在苏联时期广泛存在但仍然能够得到一 定程度控制的腐败则达到了极度泛滥、完全失控的程度。四处蔓延的黑社会犯罪取代了苏联时期相对良好的治安。可以说西方推崇的叶利钦“民主黄金十年”带给俄 罗斯人民的是:生活水平严重下降(长达十年间和平时期人口持续的减少。中国六零年代的人口减少只不过持续三年)、恶性腐败、治安混乱、寡头利益集团疯狂搜 刮、政经勾结、国家财政破产(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外汇储备只有130亿美元,外债竟高达1300亿美元)。
      2000年时,美国有线新闻网络指叶利钦当时的民望,仅得大概2%。而到了2001年的俄国民意调查显示,高达66.1%的俄罗斯人认为叶利钦、戈尔巴乔夫应对苏联解体后,国家多年的困境负责。1999年在叶利钦辞职前夕,杜马(即他1993年用军队镇压人民代表大会之后建立的国会)以五项罪名“毁灭苏联、1993年 非法破坏议会、派遣军队到车臣、暗中削弱武装力量、对俄罗斯人民的种族灭绝罪行”对叶利钦进行弹劾。每一项罪名的投票都过半,只是由于三分之二的高门槛, 才使得叶利钦侥幸逃脱。但这次弹劾也使得叶利钦意识到自己民怨、民愤甚重,下台后难免会被清算。于是他选择提前辞职,由接任的普京颁布特赦令:特许他及其 家人免于刑事或行政起诉,免于逮捕、搜查、审问或是对他进行的人身搜查。如果没有他提前交权进行的交易,他本人及其家族一定会被送上审判台,而不会成为 “俄罗斯最幸福的老头”。
      知道了叶利钦“黄金民主时代”的真相,才能明白为什么俄罗斯人民如此期待普京王者回归。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问题多多,但仍然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这从而为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打下了民意基础。这和经历过中华民国时期的灾难有关。
      普京担任总统之后,八年来俄罗斯开始再度发生剧变:俄罗斯在政治以及法制上都获得了稳定发展,其在军事、经济与政治实力上均有大幅提升。国内生产总值将近上升了72%,购买力平价也上升6倍左右,提前还清了所欠外债,2008年西方经济危机时,还成为西方求救的对象之一;俄罗斯国内的贫穷人口则减少了一半,平均月薪从80美元增加至640美元。同时打击控制国家命脉的寡头,将石油等行业收归国有。车臣分离主义势力也遭到沉重打击。正是由于他的出色表现,其支持率八年来长期高居80%以上。
      不过和叶利钦西方支持、民众反对正好相反,普京是西方反对、民众支持。而西方支持叶利钦的理由是(推进)民主,反对普京的理由也是民主(倒退)。面对美国总统小布什的批评,普京說:“让我跟你老实说罢,俄罗斯人压根就不想要伊拉克那种民主”。不过,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讲,这实在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选择:宁要西方指责的普京“专制”下的安定、发展和强大,也绝不要西方支持的叶利钦“民主”下的灾难、动荡。至少在俄罗斯,西方认同的叶利钦民主等于灾难,西方批评的普京专制等于幸福。有一点需要指出,为了夸大反对派的作用,美国媒体把希腊民众与警察冲突 的镜头移花接木到莫斯科。事实却是据公众投票,大多俄罗斯民众并不支持游行。同时,真正参加游行的人也不多,2007年5月欧盟峰会时的游行中,前来采访的记者甚至比游行人群还要多。对于积极响应西方的人,普京也有一句名言:“在这个国家,有些像走狗一样向外国使馆乞食,指望得到外国基金会和政府的支持,而不是依靠自己的人。”其实,普京所说的这种人,哪个国家都有。
      俄罗斯从叶利钦时代的大乱到普京时代的大治,对中国来讲借鉴意义非凡。中俄两国均为大国,过去都是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属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轨国家,有相当大的可比性。相对于前苏联,中国改革开放的条件可说相差甚远。中国改革开放都已经实行十年的时候,也即1988年,苏联的GDP还 是中国的四倍, 人均几乎是四十倍,至于科技、教育、基础设施、航天、军事乃至体育等综合实力更是远远超过中国。中苏还有一点不同的是,中国经历了十年浩劫式的动乱,国民 经济千疮百孔,而苏联却一直平稳发展,是和美国并肩的超级大国。但到今天的结果却是,苏联解体了,俄罗斯经历了灾难性倒退的十年,到现在GDP仅仅是中国的五分之一,其当时全球第二经济体的位置也被中国取代。人均也缩小到不过两倍而已。两国如此迥然和悬殊表现,值得深思。
      首先,中国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都坚持走自己的道路,而不是像俄罗斯一样,全盘照搬西方。从这一点来讲,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这等政治人物的政治智慧是远远逊于中国。
      其次,以中国一百多年和西方打交道的惨痛历史为镜,中国对西方一直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从而避免出现叶利钦时代全面拥抱西方反被西方落井下石、火中取栗的下场。
      最后,中国的实用理性----用 现代语言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挥了巨大作用。正是这种实用理性,不仅使得中国跳出了文革时期“姓社、姓资”的束缚,更在改革开放时代跳出了 “专制还是民主”的局限,从而走出一条既不同于西方文明,也不同于阿拉伯文明的、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正如一百多年前梁启超所云:适焉者,虽劣也优,不适焉者,虽优也劣也。中俄两国三十年的发展有力的验证了这一点。
     

上一篇:美国承诺不逼孔院教师离境 称中美双方存在误解
下一篇:温家宝张高丽当选天津市出席党十八大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