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地震局:日本可能9级地震并影响浙江系误传

2012-04-02 09:59:32   来源:钱江晚报   点击:

      

    \
     

        从前天晚上开始,一条日本或发生9级地震的消息被国内网络疯狂转发,消息称日本南海地震或引发海啸,将波及中国江浙沿海地区,并直接袭击上海等大都市。
     昨天,记者从浙江省地震局获得权威消息:这种可能性很小。
        网上称,据日本新闻网3月31日报道,日本内阁府的地震专家委员会3月31日举行会议,并发出预测报告称,以日本西(大阪、神户)近海为中心,将会发生9级“大地震”,地震发生的话,海啸最大高度将会达到34米,将淹没10层高楼。而且海啸将会波及中国江浙沿海地区,并直接袭击上海。
        昨天,记者联系上了浙江省地震局相关专家,对方表示,经过核实,日本确实召开了相关会议,并发布了相关消息,但日方并没有提及对中国的影响。“据我们所知,微博上关于海啸将波及中国江浙沿海地区的内容并没有出现在日本的内阁会议上。”地震局专家还解释说,日本地震专家只是通过电脑模拟了日本南海如果发生强烈地震后,会对日本本土造成的影响。至于地震会引发高度达34米的海啸,也只是日本专家通过电脑在极端环境下模拟出来的情况,而现实中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
    就算日本南海真发生9级地震,海啸波到浙江影响也很小了
        前天晚上,浙江省地震局就已经发现传言,并开始调查。“我们对网络信息有一套检测设备,因此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条微博,并且组织一批专家调来日本最新的地理数据资料进行评估,得出的结论是,网上所说的34米海啸波及中国江南沿海地区的可能性很小。”
        随后,浙江省地震局在其官方网站浙江省地震信息网上做出了书面回应,文中称“专家认为日本南海即使发生9级地震,给江浙沿海产生破坏性影响的可能性不大。”
    得出这个结果的理由是什么?
        昨天下午,记者就此采访了浙江省地震局,专家认为至少有两个理由:
        首先,特殊的地理位置,即使日本发生强大地震,所产生的海啸在传播到中国前就已经大量衰减。
        “有两个因素会对海啸传播产生影响,海水深度,海水越深,海啸速度越快,海水越浅,对海啸的阻力越大,海啸能量衰减越快,而中日间东海的海水平均深度只有300至400米,较浅的东海会对日本传来的海啸产生削弱的作用。同时,由于浙江海域和外海有宽广的大陆架,并且有一些群岛构成岛链,它们就像一个个屏障保护了浙江,海啸的能量过来以后,能绝大部分被消解。”浙江省地震局监测预报中心副主任钟羽云说。
        同时,专家还认为,“中国大陆架的地理构造特点能够有效抵消来自外海的海啸能量,即使真的发生模拟中的南海大地震,其引发的海啸绝大多数能量在到达中国沿海地区前已经被消耗完,真正对江浙一带造成的危害其实不大。”
        其次,历次发生的地震已经证明,日本地震对中国的影响有限。“1946年日本南海道大地震以及去年日本地震引发的海啸,传到江浙沿海后,浪高均不超过50厘米。”
    识别地震谣言其实蛮简单,地震预报由政府统一发布
         地震谣言,有一些共同点。
         浙江省地震局的专家介绍了近期地震谣言的特点:一是把时间、地点、震级说得特别“准”,精确到某时某分,某街某区,而震级又说得特别高,动不动就是8级。“这些一听就是谣言,因为按照现今的地震预报水平,还没有谁能这样精确地预报地震。”二是往往带有迷信、伪科学或离奇色彩。三是打着国内外“某某预报专家”的旗号,或假借国外某报纸、某电视台已经做了报道等等。
        “识别地震谣传并不难。”省地震局专家特别提醒:最根本的一条,就是相信权威。按照有关规定,地震预报只能由人民政府发布,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发布。
    延伸阅读
    日本内阁府地震研讨会是怎么回事
        日本内阁府的地震专家研讨会3月31日公布了日本南海海沟发生最大级别地震时的海啸预测高度。预测说,如果发生里氏9级地震,某些地区遇到的海啸高度最高可达34.4米。
        日本南海海沟从静冈县骏河湾延伸到四国、九州近海。根据2003年的该地区地震海啸预测,没有海啸高度达到20米以上的地区。此次预测规模之所以变大,是吸收了超乎预想的日本大地震的教训。专家们设想了最大级别的地震和海啸。地震规模由上次预测时的8.7级上调到与日本大地震相同的9级。
        预测说,海啸在位于静冈县御前崎市的中部电力公司滨冈核电站附近最高将达到21米。该公司正在建设高度为18米的防波堤,但是根据此次的推测结果,海啸将越过防波堤。预计强烈的地震晃动将持续3分钟左右,有的地区两三分钟后海啸就将到达。
     

上一篇:博鳌亚洲论坛开幕 三主线探亚洲经济
下一篇:李克强:扩大内需是结构调整的首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