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施杰提“毒驾入刑”提案引关注

2012-03-02 23:42:09   来源:枣庄网整理   点击:
      中广网北京3月2日消息(记者姚轶滨)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醉驾”,是2011年最受关注的新闻词汇之一:“北京醉驾第一人”、 “英菲尼迪醉驾案”、“高晓松醉驾案”等等,一时间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其实,与醉驾入刑紧紧相关的还有一个名字:施杰。就在昨天晚上,这位来自四川的全国政协委员,抵达北京参加全国两会。

      施杰,男,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正是他在2010年全国两会提出的"醉驾入刑"的提案,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最终使得"醉驾"在一年之后最终得以加入刑法。2012年3月1日,施杰乘坐下午2点的飞机从成都飞抵北京,北京时间晚10点,在驻地房间,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虽然经过了一天的劳顿,他却依然一身西装、衣着整洁,连头发都理的非常整齐,一名非常严谨、训练有素的律师的形象出现在记者眼前。

      记者:2011年的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正式规定了危险驾驶罪,这其中就包括了醉驾和飙车,从获得通过到现在也有一年了,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您的提案,你有些什么样的感受?

      施杰:因为我们是重文法国家,立法周期都很长,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内,把它作为我们国家刑法的一个罪名,这在刑法的立法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当然我作为一名法律人,我也感到比较自豪,也算是为我们国家法制进程也做出了自己的一点贡献。

      记者:您朋友中有喝酒的吗?

      施杰:有,多了。

      记者:您这些爱喝酒的朋友会不会在酒桌上,比如您在吃饭的时候,他会说就是他不让我们酒后开车?

      施杰:对,我们介绍朋友也好,在一块聚会也好,或者朋友大家见面也好,第一句话都是,你看就是他,让我们喝酒以后不敢开车,不敢喝酒就是因为施杰,但是紧接着会来一句话,这条法律立的很好,自从那以后我绝对不敢去酒后开车了。

      在今年两会即将召开之际,由于一份“毒驾入刑”的提案,施杰再次引发了各大媒体的关注。

      施杰:为什么提出这个提案呢,这几年,吸食毒品以后驾车,呈现上升的发展势头,所发生的危害后果也非常的严重。因为吸食毒品以后会产生幻觉,对于道路交通安全是一个极大的隐患。因此,我们希望防患于未然,立法应该有前瞻性,我们也希望立法机关尽快进行论证,并且将毒驾行为加以更加严格的规范。

      毒驾,在中国还是有些陌生的名词。其实,早在2003年,澳大利亚就开始通过唾液对驾驶员进行路旁随即筛查。2010年,香港地区也推出咨询文件,并通过立法授权警方对驾驶员进行吸毒筛查。2011年,浙江省也率先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毒驾"治理工作。“毒驾”是如何从技术上进行检验的?那么,施杰这份提案的可行性究竟怎样?

      要想对“毒驾”进行大规模筛查,首先需要有技术上的支持,通过施杰委员,我联系到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陈桂勇工程师,他介绍说,目前已经完成“毒驾”现场检测试剂盒的研制。

      陈桂勇:一个方法是接触式的,有一个海绵头含在嘴里的,这个我们最早给禁毒部门用的。针对于毒驾,我们开发了第二代产品,非接触式的,让他直接往里面吐一口口水就可以测出来,1、2分钟之内整个流程都能完成。成本的话,还是比较低的,不到10块钱,如果说把建设成本都算进去的话,一个产品的成本大概在十五六块钱。现在国内常见的品种基本都能检测,主要包括两大类:一类阿片类,包括海洛因、吗啡还有鸦片、罂粟,另外一大类就是苯丙胺类物质,包括咱们俗称冰毒、摇头丸还有麻古,如果他吸过毒的话,两天之内我们检出率是95%以上。查出来是个阳性的话,这个人就绝对错不了。

      施杰几年来先后提出过40多个提案,其中有很多获得了相关部门的采纳。然而"毒驾"不同于"醉驾",其中的环节要更为负责,涉及的情况也更多,一位提案采纳率这么高的委员,将如何面对自己的提案无法获得采纳呢?

      记者:您觉得这个提案通过的可能性有多大?

      施杰:我坦率的说对这个提案通过的可能性我没抱什么希望,但是我为什么仍然要提这个提案,我希望通过这个提案应该说引起更多的人关注吸毒以后驾驶这种势头,并且希望更多的管理部门重视吸食毒品以后驾驶机动车可能造成的危害。

上一篇:山东:出轨女子为顺利离婚毒死4岁儿子
下一篇:南京称枪击案取得重要进展 因特殊性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