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建行爆炸案嫌犯父亲称幕后有人操纵儿子

2011-12-28 23:32:10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

    \

    12月16日,王海剑被武汉警方抓捕。(资料图)
    \

    王海剑骑车300公里带回家的洗衣机。

    \

    王海剑在湖北枣阳的老家十分简陋。


     

    是经营数年的家电维修店老板 生意红火

    乡邻称性格阴沉 事发前与家人渐变疏离

    其老师称在外务工者心事难诉亟待重视

     

    连日来,从各地赶来的记者打破了十里村的平静,自从武汉建行爆炸案发生后,这个位于湖北省枣阳市郊的偏僻小村变得全国闻名。

    王海剑的家位于十里村5组,年仅24岁的他被确定为犯罪嫌疑人,今年12月16日被警方抓捕。

    一个走上社会不久的农村孩子为何会这样做,且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王海剑被抓后,这是许多人的疑问。记者调查发现他出事前与亲人的思想交流几乎中断。专家认为,在外务工人员心事无处倾诉的现状亟待重视。

    枣阳市位于湖北省西北部,距武汉约250公里,历史上这里是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乡,但眼下经济并不发达。

    十里村位于枣阳市郊,离市区约10多公里。一听说记者前往王家,出租车司机笑说,“凡是到十里村的外地人,不是记者就是警察。”

    王海剑家是一栋带院子的平房,占地约几百平方米。47岁的杨秀芝是王海剑的母亲,对于记者前来,她已不觉意外。屋内十分简陋,几乎没有什么装修。王海剑的卧室在左边,他在这里长大。卧室里除两张空床外,摆放着一台旧的微波炉和几个装有修理工具和电器配件的箱子。

    杨秀芝说,家里有7亩多地,一年的收入不到万元。今年肥料涨价,菜价又低,种一亩稻谷的成本增加了150元。由于在家务农收入十分有限,王海剑与村里许多年轻人一样外出谋生。

    求学技校“考试也没问家里要钱”

    12月1日17时30分许,武汉市洪山区雄楚大街建设银行一网点门前人行道上发生爆炸,两人死亡、15人受伤。案发后,湖北省、武汉市迅速组成联合破案组,全面展开侦破工作。消息并没有引起杨秀芝的关注。

    12月5日晚上11时,她被突然到访的公安人员叫醒,“说我的儿子犯了大罪,没说是爆炸,回来后要和他们联系。” 后来,警察还抽了她的拇指血。几天后,她从报纸上得知,抽血是为了与爆炸现场的血迹进行DNA比对。

    对此杨秀芝一直无法相信。在她眼中,儿子向来是个好孩子。

    儿子在十里村上小学,在枣阳市第八中学读初中,成绩一般。没有读高中,直接上了技校。

    为什么没有参加中考?杨秀芝说,当时家里穷,要交100元才能考试。王海剑很体谅父母,没有跟家里要钱。“他说他骑车去没有赶上考试,原来人家告诉他的考试时间是假的。因为他没交钱。他回家后心里很不舒服。”

    错过了中考,王海剑对母亲说,“学电器修理应该不会落后。”他开始在家摆弄复读机、收音机、电灯,学得很投入。

    随后,他又买了一个万能表,专用于修理电器。经介绍到了枣阳市劳动技校上学,两年里他十分刻苦,节省的生活费买了许多技术方面的旧书,自己钻研。

    上技校每年的学费要1万多元。为筹学费,父亲到当地一家化肥厂打了半年工。

    王海剑当时的班主任任玉霞说,他是全校“手艺”最好的学生之一,实习时还是小组长。“以他的技术不愁没饭吃。”

    期间王海剑与同村的阿明(化名)成为好友。任玉霞说,阿明当时是表现很好的学生,还是学生会的干部。

    武汉创业“脑筋好像缺一根弦”

    杨秀芝说,2005年8月王海剑毕业后去广东打工,“师傅管吃管住,但不给钱。”

    2006年11月,他回到了枣阳。次年春节后,他在武汉开了一间电器维修店。两年后,杨秀芝去看了儿子,是唯一的一次。

    这次让杨秀芝得知,王海剑曾买了一辆新摩托车,没上牌,多次被人截住,“他被关了一个星期,我们都不知道。他怕家里人担心。”他交1000多元罚款,才取回车,后来又被截住就没要了,又买一辆有牌照的二手摩托车。

    2008年春节后,王海剑的妹妹到他店里帮忙,持续了半年多。王海剑每天很忙, “这是一个体力活,期间他收了几个徒弟,但后来都走了。”

    独自一人在外闯荡,王海剑吃了不少苦。“冬天骑车送货,手都冻裂了。”父亲王正运说。

    由于有过硬的手艺,王海剑的小店“生意很好”,“天冷转卖二手微波炉,天热卖空调。低价回收再高价卖出,利润很大。一台空调可以赚几百元。他天天身上都装着现钱,有时钱夹子都装不下。”王海剑的妹妹说。随后由于母亲安排相亲,她回到了枣阳。

    王正运说,儿子最近一次回村,是今年春节期间。“他心胸开阔,一般都免费,维修大件才收两三百元。”

    但有村民对于王海剑有不同的看法。“不好说话,阴沉的,脑筋好像缺一根弦。”今年春节期间,有两件事让村民老王的妻子记忆犹新。一次是王海剑偷偷向邻家院里扔名为“手雷”的鞭炮,当邻居发怒时他却主动承认,让邻居哭笑不得。

    另一次,有人让王海剑骑摩托车冲上一个沙堆。“一般人都知道这是别人耍你”,老王的妻子说,但他却照做。最后旁人说,“你穿着新衣服,回家换了旧衣服再来试。他居然也照做了。”

    此外,还有一次他从上午9时起骑了9个多小时摩托车,行程近300公里,把一台小洗衣机从武汉运回家。“他回来后像个小孩似的大声说,哈哈,我回来了。”杨秀芝说。尽管这样的举动罕见且危险,但母亲十分感动,说“他是个好娃”。

    王家的客厅里放着一台二手冰箱,这是王海剑寄回家的。还有二手空调和微波炉,“他老是想着家里。”

    研制炸弹“今年有些怪怪的”

    杨秀芝一般会主动打电话给儿子,“今年有些怪怪的,老换电话号码,很少跟家里打电话,一个月才一次。”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买个新号赠送50元话费,便宜。”杨秀芝说,今年3月份,王海剑搬到另一个地方开店后就常换号码,只能让王海剑的妹妹上网留言,让他打电话回家。

    据媒体报道,正是从今年3月起,王海剑租住到汉口另一社区,开始研究自制炸弹。5月,研制中的炸弹突然爆炸,他的左眼受伤。

    “他打电话只说忙,快要回家。但一直没回,电话也联系不上。”杨秀芝还跑到派出所找警方帮忙找儿子。

    后来,杨秀芝又跑到银行查王海剑的账户交易记录,发现今年他不停取钱,把积蓄都取光了。后来, “他告诉我,取钱是为了买做涂料的机械。”

    今年7月份,王海剑的好朋友阿明回了村。王海剑归案后,阿明也被警方带走。有媒体报道称阿明曾帮王海剑购买制作炸药的原材料,并在银行周围踩过点。

    阿明的父亲王某海是当地一位村干部。王某海说,自从儿子从武汉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有好几个人可以证明,阿明不在案发现场。

    至今,杨秀芝对阿明还有意见。阿明回村时,杨秀芝曾向他询问王海剑的近况。“他说一年都没有联系。出事后才知道,他在我儿子那里玩了一个月,后来试验炸药,他害怕才跑回来。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12月22日,王正运专门跑了一趟武汉,准备看望王海剑。他和律师一起来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但由于王海剑已被提到重案组,他们没能见到。

    对于整件事,王正运始终认为有不少疑点。有媒体报道说,王海剑学习电影《硬汉2》的情节,把炸药放在银行门口,等押款人把钱箱从运钞车上拿出时,就引爆炸弹。但这种说法没有得到警方证实。

    王正运说,“王海剑是个好孩子,绝不可能一个人去做这件事。他初中文化,本身不懂化学原料。肯定幕后有人操纵,他这个娃脑袋有些简单。他在现场,别人在幕后。”

    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他的观点,公安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律师说法动机将影响量刑

    湖北多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胡延美是王海剑的辩护律师。他说,这是一起特重大案件,他会非常谨慎。在接受委托之后,他们积极申请面见王海剑,但目前还在等待。

    对于最终的判决结果,他表示暂不能发表意见。现在所有材料都是媒体报道出来的,是否客观,没有依据。

    他认为,该案疑点很多,为何王海剑采取爆炸这种极端的手法?“我们一直在思考。他的动机是什么?动机对他最终的量刑将产生很大作用。我们心中有解释的理由,但在未向王海剑核实之前,不会发表意见。”

    动机解析他为何制炸药抢银行?

    一个年仅24岁的年轻人,怎么会用如此极端的方式去抢劫银行,这是许多人的疑问。事后有两种说法。 炒股亏钱或生意失败?

    一是王海剑炒股亏了很多钱,所以铤而走险。据媒体报道称,在武汉和王海剑常有往来的襄阳人“老六”介绍,王“弄钱”的念头源于今年在股市的一败涂地。但这种说法无法得到家人的认同。

    王海剑的妹妹说,“几年前,他受旁边做生意人的影响开始炒股,但投入的钱很少。他不会投很多钱,因为他还要做生意。”

    “炒股亏了钱,也不至于这样做。他做了几年生意,赚了一些钱,都在他自己账上,家里没有找他要。”杨秀芝说。

    还有一种说法是,王海剑做涂料生意亏了很多钱。“春节回家过年,他说了做家电维修太累,想买机械做涂料生意。是否亏了钱,我们不知道。”王正运说。

    杨秀芝说,事发前她一点预感都没有。“他打电话回来,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连日来,杨秀芝特别关注媒体的报道。“他眼睛炸瞎了,肯定有背思想包袱,觉得没脸再回来。律师告诉我,儿子被抓之后还说了一些狠话。当时我也有点恨他。后来我一想,他说狠话,是想让亲人恨他,不要挂念他。”

    在外打工者向谁倾诉?

    事发后,杨秀芝感觉在村里没面子。她说,不想在家里种地了,想外出打工。王正运家种的几亩青菜也没人打理,“没啥心情。”

    王正运说,他十分后悔与孩子交流得太少了。

    王海剑在外面干了几年,与家里联系很少。父母不知道他的思想动态,也没办法给他一些帮助。这对于许多有子女外出打工的家庭来说,非常常见。

    任玉霞说,这一点确实需要引起关注,应当在全国范围内加强社区建设,关注外来务工人员的思想动态,提供心理咨询等服务
     

上一篇:山东今年房价调控目标实现快速上涨得到遏止
下一篇:动车事故原因:设计缺陷,审查不严,处置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