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老板"蒸发" 枣庄徐州多货主讨款犯难

2012-11-27 09:29:05   来源:齐鲁晚报   点击:
      市民李方岭一直通过益众物流往南方多个城市发送货物,由于是老主顾,从九月份到十一月份的十多次的货款虽然没有及时结清,但是他也不着急。可是,从11月19日开始,他发现益众物流大门紧闭,多次联系物流站老板也联系不上,近四万多元的货款还没要到手,李方岭慌了神。然而,像李方岭一样,因为这家物流站关门而没有拿到货款的还有不少人。
      联系不到物流方,七货主的二十余万元货款没着落
      “之前我在这家物流托运站办理托运上百次,一直都非常顺利,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于做生意的缘故,枣庄市民李方岭一直委托市中区益众物流往徐州、郑州等各个城市托运一些食品,没想到益众突然关门,他的近四万元货款没有了着落,让他非常着急。“这几天我多次到物流站去,可是大门紧关见不到人,物流老板的电话也打不通。”李方岭说。
      从今年9月17日一直到11月1日,李方岭一共在益众物流办理了13次托运,而这些托运单上,最少的货款也有一千多元,最多的一笔达到5040元。“他们这个物流公司主要是发往徐州方向的,期间我主要是往灵璧、沛县等地方发送果酱。由于经常合作,我跟这家老板谢德胜比较熟,所以有些货款没有及时要出来,没想到竟然关门了。”李方岭非常懊悔,直到物流站关门的第一天,他也没有意识老板会失踪。
      “九月份我就去要当时发货的货款,当时物流公司的老板一直推托说货款没有要出来,第一天关门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不是老板家里有事儿,所以没在意。”可是过了几天,他再去物流托运站的时候,发现依旧大门紧关,同时还遇到7位像他一样讨要货款的货主,李方岭这时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我曾经联系过客户,货款其实早已经发过来了,现在我一共39175元没有拿到,还有的人拖欠款高达10万元。初步算了一下,目前已经联系到的七位货主被卷走的货款共计21万多元。”
      “我往南方发化工产品也是通过益众,现在有2915元的货款也拿不出来。”另一位货主任大勇的欠款相对较少一些,“这些拿不到货款的人里面,不光是枣庄的,还有一部分是徐州人。”任大勇说。
      托运站大门紧闭,老板不知去向
      26日中午一点钟,位于君山路和建设路的汽车运输公司大院内,益众物流大门紧闭,而相邻几家物流托运点一片繁忙。在益众物流的卷帘门上贴了一张写有“益众已跑,欠款快报案”的黄纸。“这几天一直有货主过来询问益众老版谢德胜的去向,这张纸可能是其中一位货主写的。”大院内,一家物流点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平时我们挺忙的,有时候能见到益众的老板在这边,但是这么长时间我们一直没有交流过,他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益众物流旁边春华快运的老板李玉喜在汽车运输大院内干了十多年的物流,“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有几个员工,可能是性格原因,他比较沉默,不过我们跟其他物流点儿的老板倒是比较熟悉。”
      益众物流旁边的财源物流有限公司的员工也表示,一年基本上看不到益众的老板。“我们现在只是把房子租给了益众,我们负责定期收取房租,其他的事情我们基本上不插手。”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一名徐姓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
      枣庄市汽车运输第三公司工会主席、副书记孙永说:“益众物流托运的事情,我们不是很了解。这几天货主经常过来,我们只知道谢德胜的家庭住址和身份证号,如果联系不到他,货主可以去经侦大队报案,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同时孙永表示,当初益众租房子的时候手续齐全,现在联系不上他不知道什么原因。
      “钱都在他的手里,这么多人联系不上他,肯定有问题。我听说是益众上家公司有人携款逃跑,可能是资金链出现问题,所以益众的老板躲起来了。”众多货主认为,谢德胜逃走可能性非常大。
      律师说法 建议货主 尽快报案
      26日记者多次拨打谢德胜的电话,但是其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固定电话也无人接听。“现在资金收不回来,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意,数万元的资金也不是一笔小的数目。”由于联系不到物流托运站的老板,众多货主商量之后,决定先整理一下资料,必要的时候报案,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我们今天下午联系了徐州那边的货主,他们这几天就会过来,很多货主想要去报案。”李方岭显得非常着急,“我之前咨询过相关的法律规定,就是侵占罪和合同诈骗也存在一定的相似特征,所以我们也想多掌握一些对我们有利的资料。”
      山东发扬律师事务所律师秦元洙认为,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只是单纯的和益众物流存在场地租赁关系,并不存在责任关系。“现在打电话也联系不上物流老板,而众多货主的货款又在他手中,从这个层面讲,他有躲起来的嫌疑,涉嫌诈骗,建议货主尽快报案,通过法律正当维权。”

上一篇:"闯卡逃跑争执" 枣庄一酒驾司机洋相百出
下一篇:价格飙升一嫂难求 月嫂月薪两年涨一倍